首页 奇幻 史诗奇幻 往生煞

第四章 不服来战

往生煞 流羽千翼 2171 2016-06-04 15:30:10

    “唰!”

  就在姜启双手握拳准备抵住念武的拳头时,一道身影出现在了两人中间。

  原本端坐在酒屋里的邋遢书生,这一刻及时的出现在了两人的中间,双手交叉,分别竖掌,同时挡住了姜启和念武的拳头,阻止了两人的行动。

  而另一边,则是一个修士捂着胸口站在念武的身后,一点点鲜血不断的从他的手缝中不断的渗出,眼中带着惊诧和不甘,似乎不愿意是这样的结局。

  “滚!”

  扫了一眼那修士,邋遢书生长袖一挥,一道强风吹过,直接将那修士吹出了视线范围之内。

  “真是扫兴!”说着的同时,书生袖口中一滑,一个酒葫芦出现在了他的左手上,一抬手,一道细流直接滴入了那书生的口中,似乎很是享受。

  “公子,我没输了!”一旁的念武看到书生饮酒时,带着倔强,说道。

  那书生仿佛没有听到一半,没有看念武一眼,只顾着自己喝酒,过了好一会儿,直到念武脸色通红,这才说道:“输了就是输了,何必执着,你就是太执着于胜负,才会一直无法成为书院的学生的。”

  看着念武,书生谈了一口气,随即目光看向了姜启,道:“小子,你叫什么名字?”

  看着突然转过身来的书生,姜启一愣,道:“姜启!”

  “好,那么准备走吧,学弟!”

  头也不回,书生这就是已经准备离开了。

  “什么?”“这就结束了?”……

  整个浮生岛上都沸腾了起来,不过十几分钟而已,这人选就确定了,似乎有些让人难以信服,一个半大小子,仅仅只是因为阻止了一个修士的偷袭,就被书院认可了,这可是太玩笑了。

  同样的,站在浮生岛入口处的高楼上的白发老者看到这一幕的时候,只能苦笑不已:“这酒鬼,还真是不让人有些摸不着头脑。”

  虽然这么想着,但是老者却不会多半句话,毕竟这是书院的学生!

  听着下面吵吵嚷嚷的,书生也是有些不高兴了,喝道:“吵什么吵?!”扫了一眼下面的修士,仅仅只是一道目光扫过,所有的修士都在这一刻停止了言语,似乎被震慑住了一般,整个云台周围都是一片寂静。

  “不服,那就来战吧!”指了指姜启,书生道,“赢了他,你们就还有机会,哦对了,我只给你们一个时辰的时间,不然,就要误点了!”

  说罢,书生直接闪下了云台,连同一旁有些不甘心的念武,也一起带走了!

  听到这话的众人一愣,有些不敢相信,而姜启更是目瞪口呆,这一切来的太突然,让他有种猝不及防的感觉,就好像是在坐过山车一般,刺激的不要不要的。

  寂静,寂静……

  “时间不等人,你们抓紧时间了!”书生的声音再一次响起,就像是点燃了炸药桶的火星,瞬间,十多道人影出现在了云台之上,来势汹汹,让姜启不得不专注了起来。

  身子一掠,握住地上不染一点鲜血的青木剑,目光冰冷的一扫,这一刻杀意已决!

  “上!”

  三道身影移动同时三朵道莲浮现在了姜启的眼前,青木剑一挥,剑气四射……

  浮生岛高楼之上,那白发老者摇着脑袋,对于书生的举动一点也看不明白,不过,这并不关他的事情,只是让他失落的是,难得热闹一次的浮生岛,在那书生宣布结果时,就意味着这一切都要结束了,之后的十年里,便不会再出现这么热闹的画面,生活又回归无趣的修炼之中了。

  “偷得一日是一日!”抱着乐观的心态,老者笑着看向了云台上,正在发生的战斗,一副看戏的状态,久久不能散去。

  酒屋内,邋遢书生独自坐在上,自斟自饮,一旁站着的念武则是一脸的不高兴,对于姜启,他没有多少偏见,毕竟能够在那种情况下,愿意出手相救的人,真的不多,即便如此,念武还是有些不忿,一个证明自己的机会又消失了。

  “公子,你为什么这么做?”虽然不高兴,但是,念武对于书生的做法有些不解,既然已经认定了姜启,作为书院的学生,为什么还要做出一个时辰的决定。

  一个时辰,即便是念武他,也不一定能够坚持下来,第一境,道莲三层,也没有把握的念武,怎么也不敢相信,一个连第一层都没有开启的姜启能够支撑一个时辰。

  没有回答念武的话,书生只是静静的喝着酒,目光时不时的扫向云台之上的姜启,似乎想要看到他的极限一般。

  一拳一剑,姜启不断的移动着,虽然涌上云台的修士很多,但是魂力相差却是不超过三层道士没有那么艰难,身体不断的在空中扭动着,挥剑的同时,左手也在不断的出拳,虽然威力弱了一点,但是因为林冠城的净莲能力的附加,在对付两层道莲的修士时,反倒是游刃有余。

  在姜启拳剑交错之下,不少修士直接溃败,撑不过几个回合就结束了战斗。

  因为灵活的移动,每一次战斗,姜启都是一触即退,交手不会超过三个回合,而正是如此,在慢慢的战斗中,姜启给人的感觉越发的强大,每一次都是不出三个回合就将一个修士击败,这样的实力,的确能够让人眼前一亮。

  时间飞速的流逝,一个时辰,转眼过了大半,但是云台上的战斗却是越发的激烈了起来,似乎有种没完没了的感觉。

  “咳咳,是时候准备离开了!”邋遢书生站起了身子,看着有些力竭地姜启,却是没有说半句话,而是身形一动,消失在了原地。

  浮生岛,高楼之内,白发老者正看着有味呢,邋遢书生的身影挡住了他的视线。

  “白老头,学生来告辞了!”书生对着老者说道,语气中带着随意的语调,但说道自己的时候,却是彬彬有礼,有种格格不入的感觉。

  “夏侯未央,怎么,准备离开了?”

  “不服的应该被他打服了!”

  “呵呵,我看不一定,那群修士的心可不是那么容易被收服的!”白老头摇了摇头,一脸不信。

  “哼,他打不服,那么我来打!”

  听到这话,白老头有些无语:“你还是那么不按照套路出牌啊!”

  笑了笑,夏侯未央却是没有接腔,过了一会儿才道:“也是时候准备回书院了,院长千年的大寿也快到了,怎么说也要回去了,记得来喝酒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