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史诗奇幻 往生煞

第四章 上善若水

往生煞 流羽千翼 3297 2016-05-07 16:44:55

    画面一转,姜启再一次回过神来的时候,却是发现自己就像是成了整个残月世界的主宰一般,半边残月之中发生的一切都出现在了自己眼前的光幕之上。

  因为自己的离开,残月内世界就像是世界末日了一般,整个世界都变得狂暴了起来,而进入其中,想要获得强大法门的修士都受到了无妄之灾,地动山摇,狂风迭起,原本就已经困难重重的任务,这一刻变得更加的难以完成了。

  一个,两个,三个……随着时间的推移,进入残月水经世界的那些修士都一个个的被送了出来,不过又不同于姜启的状态,他们则是被直接送到了残月世界之外,无法再进来第二次了。

  转身看着那些沮丧不甘的修士,姜启愣了愣,随即目光落在了最后一个还在残月世界中的人!

  不过还没来的及看清是谁,眼前的画面却是一花,似乎什么都消失了。

  “怎么回事?”对于这突然的变化,姜启有些诧异,就好像电视正看到精彩的部分内,结果却是被人掐了信号一样难受。

  “你已经被淘汰了!”

  老人的身影出现在了姜启的面前,如此突然的同时,说出来的话,同样的也是语出惊人,让姜启顿时感到一阵惊愕。

  自己不是已经找到了答案嘛,为什么还是被淘汰了,这似乎有点不科学啊。

  “老先生您是不是在说笑?”不敢相信,这是姜启的第一反应,自己到这里的目的就是为了水经这一本修炼法门,但是你现在告诉我,我没有机会得到了,这无异于晴天霹雳,当头棒喝呀。

  而老者却是摇了摇头,脸上还是带着笑意,似乎对于姜启的反应照旧预料到了一样。

  “在整个六道之内,所有的水系修士都认为最强的水系修练法门就是水经,我相信,告诉你,让你来这里的人也是这么认为的,当然,这也是我控制残月小世界,淘汰你的原因!”老人语气一顿,看向姜启的目光越发的凌厉,“因为除了我,没有人知道水经之中真正的秘密!”

  撇了撇嘴,看到老人那精明的目光时,姜启就已经知道有猫腻了。

  这样的老人,他又不是第一次遇到了。

  “老先生,您是不是也要教我啊!”一脸平静的看着面前的老人,姜启扒拉着手中的青木剑,说道。

  被姜启的话一噎,老人一愣,无奈的一笑:性格跳脱如斯,还真是不多!

  “你说对了!”

  说着的同时,老人也是懒得多说什么,面对这样一个跳脱的小家伙,还是直接一点为好,要不然真的会郁闷死,手指一动,一道光幕瞬间出现在了姜启的面前,一道星辰出现在了姜启的眼中,磅礴的气势,就像是天地初生,万物伊始一般,当第一个生命出现时,天地发出了第一道轰鸣,似乎在庆祝,随着时间的流逝,生命不断的演化……

  当人类出现之后,世界变得开始精彩了起来,人倚水为生,为善为恶,一切都被记录在了那流淌的河流之中,杀人,被杀,鲜血不断的流进滚滚的河水之中,最后化为平淡,消失不见。

  ……

  “上善若水,水之极致,你可是明白了?”

  看着姜启迷茫的双眼渐渐的恢复了清明,老人问道。

  “我不懂什么善恶,我只是明白了做自己,不管是善恶,只要自己心中坦荡,那么就无需善恶,世间有不平,我自扫荡之,何须什么善恶之分!”

  老人却是一愣,似乎有些诧异,自己以为自己已经明白了其中的意思,但是现在再一听姜启的话,似乎又有了新的感悟,立刻闭眼沉思!

  停顿了半刻的时间,姜启也老老实实的陪着老人静静的呆着,等到老人再一次睁开眼睛的时候,一道七色的光芒从老人的手中激射而出,落在姜启身前的光幕之上,就像是穿透了空间一般,落在了残月小世界之中。

  四道七色之光落在残破的水经世界中,原本已经荒芜的大地,在这一刻,居然多了几分生机,似乎有了重新恢复的机会。

  “天煞果然是这个往生之地的主宰啊!”老人轻轻的一叹,不过这话确实没有落在姜启的耳中,看了一眼姜启,手中一道蓝色的水滴一闪,直接奔着姜启飞去,但是快落在姜启的身上时,一声龙吟突然响起,将那一滴蓝色的水滴震飞,一道虚幻的龙影恍惚一闪,随即消失。

  看到这一幕的老人愣住力量一下,无奈的一笑:“没想到,还有人跟我想的一样,真是可惜了!”

  “若水篇就交给你了,因为水经世界残破,所以上善篇已经不知道遗落在什么地方,只能靠你自己去找了!”老人发现自己的想法无法实现,也是只能悻悻收手,一道光芒落在了姜启的脑中。

  随之,一道道法门口诀,就像是烙印一般深深的映在了姜启的脑海之中。

  “对了,老先生,你是怎么将我淘汰的?”对于这个事情,姜启还是耿耿于怀。

  看到姜启这有些执拗的表现,老人却是笑了笑:“残月小世界自成灵智,它给你安排了一个最简单的考验,为的就是能够让你能够脱颖而出,让你学会水经法门,而老夫只是打了一个文字游戏,让你以为你的想法是对的,但是真正正确的答案却是你一开始想法。”

  听到老人的话,姜启有些郁闷,没想到居然被老人给戏弄了,不过,倒也没有过于纠结,好与坏,还真的说不清,就像是善恶总难分辨一样。

  “天煞,孤星也!”看着姜启,老人一语,“这残月小世界是与你无缘了,老夫也不过只是一个借用的人,怎么说也是有缘,上善若水虽也是老夫偶得,但是毕竟也算是交给你了,算是带师授艺,算的上你半个长辈,这本注释就给你,当作是一个纪念吧!”

  老人说道的同时,一本厚厚的书籍落在了姜启的面前,《水经注》三个字却是有些晃眼。

  这三个字一出,姜启则是张大了嘴巴,看着眼前的老者,有些说不出话来。

  “老夫字善长,从小所学所为皆以善为准,以静平为念,学这万里山河之水,沉浮动念,也因此以为善就是水之之上表现,没想到今日却是被你一点,心中倒是通透了不少,此次一别,估计也不知能否再聚,小友珍重啊!”

  对着姜启一揖,一副文弱书生的模样,随即在姜启的眼前消失。

  “残月小世界还未消失,你可在这里明悟若水,如有不懂,也可翻看我那心中偶得,平日里所写的注释,希望对你有所帮助……”

  “郦,郦道元……”姜启在老人消失之后,心中一愣,这历史名人居然也在这里,还是个隐士高人的模样。

  一想到往生之地的情况,姜启有些模糊了,怎么历史人物和小说故事里的人都出现了……

  感慨了一番,姜启摸了摸手中的那本书:放在怪碍眼的!

  想着的同时,那本水经注就消失在姜启的手中,隐没在了手指上的戒指内,如果老人知道姜启的举动,估计也要痛哭流涕,自己的心血居然就这么被放在了暗无天日的地方。

  虽然没有看老人的书,但是姜启还是听从了老人的话,刚想着怎么进去,姜启眼前的光幕就像是长了手一般,直接将姜启吸了进去。

  再一睁眼,姜启已经出现在了残月世界之内。

  周围轰鸣的水声响起,破损的世界里,似乎只有这流水还能够有一点活力,轰隆的水声外,只有无尽的荒芜和寂静。

  恍若死水一般的激流却始终如一,似乎并不在乎什么生命!

  看着这寂寥的画面,姜启感觉到自己身上的魂力似乎有了感应一般,将周围那萧瑟的气息不断融入到了魂力之中,一团青黑色的水滴慢慢的在姜启的额头上浮现,不停的转动,不停的变化,一点点的消化着这一切。

  原本泛着点点蓝光的水滴,在不断的变化之中,又慢慢的恢复了常色,清澈透明,如同一个玻璃珠一样,看不见一丝杂色!

  一条条河流出现在姜启的眼前,一幅幅画面浮现,消失,再浮现,再消失,似乎这些河流在讲述着自己的经历一般,对着姜启全盘吐出,山河破碎,饿殍浮尸,洪荒暴雨,清明细雨,鱼跃龙起……

  感受着这一点点的生机,慢慢的消散,姜启就像是感受了一遍又一遍的历史一般,而魂力也似乎接受了它们,在姜启的体内不停的旋转,由下而上,由上而下,左至右,右至左,每经过一次心脏,都像是山洪爆发一样,猛地冲击,又猛地压制,似乎在凝练着什么,额头上的水底透亮,随着一次次的冲击,变得越发的清澈,似乎快哟啊变成透明的了一样。

  当天际的一道光落在姜启的额头之上时,浮现在姜启额头上的水滴在这一刻竟然透着一样的光华,一层黑色的细边盘在那水滴的下面,就像是形成了泥垢一般,变得异常的怪异。

  手中挥动,姜启感觉这大地似乎也变得亲切了很多。

  上善若水,厚德载物!

  冥冥之中,姜启的脑海中浮现在了这么一句话,似乎在诉说着什么,呢喃的细语,让姜启听不清,还想在听一遍时,整个残月小世界突然晃动了起来。

  似乎即将崩溃,明白过来的姜启,谈了一口气,有些失望,如果在给他一点时间的话,或许,对于若水的变化,就会有进一步的认识。

  手中一挥,浑浊的黑色魂力就像是粘稠的浆糊一般,似乎一旦被触碰,就会失去行动能力一般。

  “慑空,这个名字不错!”手中一拳挥出,打出了一个停滞空间的效果,带着一道虚影的拳头收回,姜启有些高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