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史诗奇幻 往生煞

第三章 寻水

往生煞 流羽千翼 2288 2016-05-06 12:16:55

    苍茫的荒原之上,满眼尽是黄沙,似乎这里除了炽热的空气外,剩下的就是透着死气的沙土。

  一眼望不到边,姜启看着远处近乎无边的沙海,有些无奈,抬头看着天际那一轮赤色的车盘大日,不由得遮了遮眼:“这里不会是撒哈拉大沙漠吧?”

  眨了眨眼,被强行吸进了这半边残月般的水经世界之后,姜启有些迷茫,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做,不过习惯性的挥了挥手,凝聚了一下魂力,但是随即姜启的眉头就皱了起来:魂力,似乎在这里无效!

  就在这时,一道光影“咻”的一声出现在了姜启的面前!

  一道道细流就像是受到了引力的作用一般,围绕着出现在姜启面前的老人身上,不停的旋转,似乎这老人是一切水源的源头一般,即便只是一道淡淡的光影,姜启也能够感觉到他出现的瞬间,所带来的清凉之气,似乎周围的炽热都变得消散了不少。

  感到这气息的姜启不由得走近了两步。

  看到姜启一脸享受的模样,那光影老人却是轻轻的笑了笑,没有一点责怪的意思,反倒是手掌一松,一道细流缓缓地绕着姜启,似乎在主动帮助他一般。

  本来是想着偷偷沾点便宜的,但是没想到老人却是主动提供,这倒是让姜启有些不好意思了,挠了挠头,看着眼前的老人,姜启尴尬的一笑,道:“老先生,不知道还不知道您是谁呢,就沾您的光了,您在这里干什么啊,难道是负责救助想我这样的迷失在沙海里的迷途者的嘛,看您的样子,应该是经常这么做了,真是了不起,我真佩服您,要是我的话,我肯定是做不到的!”

  一连好几个问题,加上溜须拍马,这一发连珠炮,真的是迅速,即便是那老人听到了也是一愣,恐怕就连姜启没有想到他自己这张小嘴居然也会有这么犀利的时候。

  笑着摇了摇头,老人温和的看着姜启,道:“天煞者,果然都是一群稀奇古怪的人,没想到这一纪,竟然出现在我水之一道上,真不知识福是祸了。”

  听着老人好不遮掩的话,姜启反倒是有些迷糊了,天煞这个词,自己倒是隐晦的听自己的老师说起过,不过,似乎很害怕一般,但是没有像眼前的老人这般,毫不忌惮的说出来。

  “有些事情,你知我知即可!”看到姜启有些发愣,呆呆的眼神,老人点道。

  “嗯!”轻轻颔首,姜启的目光落在了老人的身上,似乎也发觉得这眼前的老人高深莫测!

  点了点头,老人慢声慢语的说道:“闲话也不多聊了,天煞者,这里是水经世界,虽然残缺了一半,但是至少是这星辰之海中,最强大的一个了。你来这里应该是为了水经,我也不多说什么了,考验即可开始,孩子,记住我下面说的每一个字!”带着深意的看了姜启一眼,老人缓了缓,似乎等着姜启。

  听到这里,姜启收起了之前的嬉皮笑脸,聚精会神的听着老人的话,生怕漏了一句。

  “水经世界,你的第一道考验——寻水!世间生灵,皆是以水为生,水是生命之源,一切的起点!”

  一句话,说完,老人的身影也慢慢消失在了姜启的面前,而剩下的就是面对周围一片荒芜的沙漠,而他的任务则是在这一片沙漠之中找到绿洲,或者是,挖出水源!

  两条路出现在姜启的面前,但是两条路都是艰难的路,一条是踏上没有终点的路,寻找几乎渺茫的希望,而另一种则是脚踏实地,一步一个脚印的去挖掘,但是至于需要挖到什么程度,那也是一个未知数。

  踏了踏脚下松软的黄沙,似乎这挖掘也不是一件很轻松的事情。

  “那么问题来了,挖掘机技术哪家强?中国山东找蓝翔!”脑洞一开,姜启看着双手,嘿,没有挖掘机,看来只能徒手行动了……

  与此同时,散落在水经世界里的所有修士,也都开始了各自的试炼。

  “年轻人,你的第一道考验——越水!”在一片瀑布之下,老人对着一个青年说道。

  “你的第一道考验——裂山!”山石林中,又是一道身影出现在石林中。

  “云生于水,气源于心,年轻人,你的第一道考验——捉云!”如果姜启看到的话,就会发现,此刻在一片云海之中的人,就是他认为是怪人的那个紫发青年……

  比起给姜启的提示来,其他人的似乎有些简陋!

  比起其他人的试炼来,姜启的考验,又似乎是最简单的!

  似乎整个世界都是向着他的一样。

  刨着黄沙,一开始,姜启还能够干劲十足的卖力扒拉,但是,随着时间的流逝,姜启似乎有点吃力了,没有魂力的支撑,完全靠着身体的力量,似乎一切都变的困难了起来。

  流动的黄沙,不断的将姜启挖开的小洞掩埋,似乎这是一个永无休止的动作一般,一切的努力都是徒劳的。

  随着时间的流逝,姜启感觉到只有干燥和劳累,此刻他的喉咙里就像是快要着火了一般,全身也已经失去了力气,但他唯一能做的便是默默忍受。

  手臂在额头上狠狠的一抹,似乎想要将汗水擦去,但是当手臂抵在额头之上时,姜启才忽然发现,自己在踏入这一片荒漠之后,似乎一直都是感觉到炽热,但是却从未流下过一滴汗水。

  有点不正常!

  明明感觉到炎热,但是却流不出一滴汗水,这似乎不合常理,再想想老人的话,姜启猛地一愣!

  “水是生命之源,一切的起点,难道是这句话嘛?”想到这里,姜启的心思就活络了起来,同时,也泛起了嘀咕,看了看自己的手掌,在默默的想着什么。

  “寻水,似乎只要找到水就可以了,但是,人体的百分之七十不就是水嘛,难道需要我自残?!”一想到这个可能,姜启立刻摇了摇头。

  如果只是自残的话,那是不是也太简单了。

  “文字游戏嘛,那老先生让我仔细听的原因嘛?”姜启依旧搞不明白,摇了摇头,看着手掌发呆。

  “起点,源,生命,寻……”姜启似乎抓到了什么头绪一般,不断的重复着口中的几个词,“我明白了!”

  想通了的姜启一声大喝,随即自言自语道:“寻水,寻得是我自己,我也是水的源头;我的魂力是水,我的生命是水!”

  话音一落,姜启整个人消失在了那一片沙漠之中,地上留下的浅显的痕迹,在风沙中慢慢的掩去。

  这一刻,水经世界就像是变成了炼狱一般,愤怒的天际乌云滚滚,轰鸣的雷声更是此起彼伏,声势阵阵犹如雷霆般咆哮,大地震动带着莫名的怒气,似乎想要将这本就已经破碎的世界,再一次撕毁一般。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