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依云饰

第五十四章 风里来火里去 怪哉怪哉

依云饰 明媚的阳光 4152 2016-09-15 07:34:25

  一晃眼,三个多月过去了,我的家主瑰太太住进了私人医院,妇幼保健院待产,以至于整个豪宅里也迎来了前所未有的忙碌,豪宅里的每个人都在为了迎接那小生命的将临而准备着,如火如荼···

然而,在这三个多月里,我的工作似乎很顺利,生活方面也都在按部就班的进行着·····

林轩无恙,已然出院,回家休养,刘岚时时照顾在身侧,家又重新有了家的气息与活力,因此,我的内疚感也随之消失,知足,安心了不少···

林嘉华回到学校上学,依旧调皮捣蛋两不误,也时不时地给我打来电话,说说他在家里和学校的情况,听来听去这个小捣蛋鬼还真不是让人省心的主···

而林嘉赫在得知了我不上学却在外打工的事情时,强烈反对,也曾一度震怒,非要把我抓回家不可,但是当我把真实的想法和难处告诉了他时,

我们兄妹俩人抱头痛哭了一顿后,事情也就归于了平和,他还特意跑去少数民族学院,找到我的班主任帮我请假,

而我的班主任老师呢,介于我的年龄在班级里小之又小,也就同意让我休学,随下一届新生再一起上学,名额还是可以给我留着的,这也算是对我很破例了吧,

总之,不管以后会怎样,眼前对于这上学的事情也算是就这样不了了之了·····

而在这三个多月里,穆影的身体状况也恢复的差不多了,整个人看上去精神了好多,秦羽帆找了一份工作,是在我们小区的卫生室里做护工,

有时也会帮病人看看病什么的,毕竟对于那些小病小痛来说,他还是很在行的,虽然挣钱不多,但保障两个人的生活还是勉强可以的,所以他做的特开心···

穆影看他有了工作,自己倒也没闲着,养伤期间,看书,学习是必须的,真可谓手不离书,书不离手,而我们三个人,就一直同住在这间两居室的房子里,他们两人住一屋,我自己住一屋。

一开始的时候还有些不得劲,,可住着住着倒也没觉得有什么尴尬的地方了,不得不说,温文尔雅的秦羽帆,

循规蹈矩,温柔守礼,从不轻浮散漫,我不在的时候,便将我的房间,私人物品视为禁地,从不越雷池一步···

我们上班的时候上班,下了班也各有各的事情忙,虽然也会坐在一起聊天,吃饭,学习,但也却是相敬如宾的很,

在这期间,我也是能够明显的感觉得到,他特忌讳我。所以,我才会想,他之所以会留在这里,与我暂住一个屋檐下,也确实是有着太多的迫不得已了吧。

长久以来,他似乎把我当成了一个小妹妹般对待,不可否认,他对我有着如同哥哥一般的呵护,关怀备至,

细致入微,给我的感觉是,就算我躺在他的身边睡着了,也是非常安全的,而这种另类的安全感也着实让我特暖心!

而穆影呢,不提他还好,一想起他我就头疼的不行,火气压不住的往上冒,我就真是搞不懂了,这个男人到底怎么啦,

深沉到让我奇怪,神经到让我抓狂,没错,他的确很与众不同,甚至是与众不同到不属人类一族,与众不同到像个妖怪,不可否认,他成功的勾起了我的好奇心,更激起了我想去探究的欲·望!

说实话,这三个多月相处下来,我得出了一个肤浅的结论,他对我,虽然有时呵护怜惜,有时严苛心疼,有时管束照顾,

有时还贴心给予,更有时能与严师一较高下的鞭策与期望,当这一切的一切同时都用在了我的身上时,他的行为举止都无关风月,更没有掺杂进一丝的感情色彩。

嘿嘿,我知道这样没头没尾的说,大家一定会觉得我有病,而且还是非常严重的精神分裂症,俗称精神病···

嘻嘻,其实不是得,事情大意是这样的,我打个比方哈,以前的我,起床之后,被子一扔不管了,现在的我,被子叠的方方正正,还有棱有角的,没错,是他教我叠的··

以前的我,衣服穿脏了往床上一丢,几天都懒得洗,现在呢,别说是我的衣服了,就连我每天用的毛巾都得反复消毒好几遍才行,没错,也是他指示的···

我皱眉,心情不好时,他便会很巧妙地运用讲诉故事的方式告诉我,只要转身面向光就看不到身后的阴影,愉快的心能使人容光焕发,神智忧郁能使人经骨枯萎,然后让我去自行领会···

我睡不着觉,失眠了,他便会把我拉起来,端来热水帮我泡脚,足底按摩,说是有住于疏通经络,好入眠,

完事之后又会坐在我的床边读圣书,讲各种的人生哲理,歌唱圣咏,势时调剂抚慰我心,试图让其归于平和,安详··

我想要洗簌,那洗簌的水指定是已经备好了,不冷不热刚刚好,甚至就连牙膏都是挤好的·····

我摸摸肚子,饭就上桌,我打个哈欠,眼睛眯一下,枕头立马就出现在了我跟前,就拿喝口水来说吧,但凡我要是有想喝口水的感觉,那温度适宜的半杯水指定会出现在我的手跟前···

见我下班后,时间多的很,却只知道埋头睡觉,赖床不起,他就跑去给我报了一个什么学习班,是专攻服装设计,工艺试制之类的,

我一开始不喜欢,他就非逼着我去学,我不学,他就躺床上发呆,不理人,不吃饭也不吃药,唉,我真是拗不过他,最后还是乖怪的去上了那学习班儿,

而他呢,见我愿意去上学,自然特高兴了,也就甘愿当起了我的专职司机,接送我上下学,真可谓风雨无阻,结果三个多月学下来,行业专家什么的不敢自称,但是学有小成倒是一点都不夸大····

··唉··我说了这么多,你们千万不要以为我们之间是郎情妾意,如果真这样的话,那就大错特错了,因为就在前不久,我终于找到了那辆溅了我满身满脸雨水的破车,

也终于很讲信用的将他的轮胎给卸了下来,还用双面胶将几百块儿钱粘在了他的挡风玻璃上,同时还有四个字《好自为之》,

用留言贴的方式也一并贴在了玻璃上,嘿嘿,其实我也没有什么坏心眼儿,就是想给车主找点儿事做做,谁叫他见死不救的···

结果却被穆影逮了个正着,把我拎回家劈头盖脸一顿教训,愣是把我关进房间一天不给吃饭,饿的我呀,真是两眼冒金星,可人家都不为所动···

还有一次,我们同事几个人一起出去逛街,累了就跑去游泳,结果你猜咋地啦,嘿嘿,人家一个电话打过来,“林嘉琦,我给你十分钟的时间往家走,要是十分钟之内回不来,就不要怪我要你吃不了兜着走!”

我听了,就屁颠屁颠的打车回了家,结果还是晚了几分钟,人家一见我,二话不说,把我按在水池子里洗呀洗,弄得我整个一莫明其妙,就问他,“你这是干嘛?”

结果你猜咋地,我还没生气呢,倒把他气的快爆炸了,恶狠狠地指着我,“你这是穿着什么玩意儿,肩膀上漏两洞,你到底想干嘛?

还有这裙子,该长的地方不长,该遮得地方没遮住,我警告你,以后要是再敢穿着这样不伦不类的衣服,脸上还涂的像个女鬼似的,惩罚就不是这麽轻的了!”

“啊?”我问他的他没答,却换来了他对我的反问,问的我当时就愣住了,低头看着自己身上的裙子,已过膝盖了啊,

再看着镜子中的自己,像个落汤鸡似的,我无奈啊真是,至始至终也没搞明白,便挑眉问他“这到底是为什么?你为什么一看到我就跟疯了似的?”

人家却满腹委屈,理直气壮的指责我,结果出口的言辞差点儿没把我给噎死,“看着你这样,我不疯才怪,我早就告诉过你,不管是说话做事,

只要动机是好的,是纯正的,那结果也自然而然差不到哪里去,可你呢,小小年纪就不学好,打扮的花里胡哨的,你说,你的动机又是什么?你到底想要干什么??”

··啊··我这才明白,原来在他的眼里,我穿个短裙就是不伦不类,稍稍涂点儿唇彩就是花里胡哨,就跟女鬼无异,至于他想要知道我的动机是什么,我到底想干什么之类的,我还真是从没有深思过,也自当是无言以对了·····

这也就罢了,更让我惊骸的还是那一次,人家浩哥哥好不容易给我打来个电话,愣是被他给搅黄了,至少我是这麽认为的,抢过我的电话就算了,还在电话里,跟人家说什么,要是喜欢我就必须要以跟我结婚为前提,

结了婚也必须保证要对我一辈子忠贞,不离不弃才行,如果想好了,就让浩哥哥赶紧去我家,同我爸妈提亲,要是没想好,就别再来联系我的论调,

结果浩哥哥就真的好象从我的生命中失踪了一样,两个多月都没再给我打一个电话。我也真是够无语的了···

类似这样的段子,我能够连讲八百个出来,唉,工作本来就已经让我很吃力了,再加上这三个多月里,风里来雨里去的这么折腾,

本来就不胖的身体,结果又掉了五斤肉,还真是心疼死我了,简直比用减肥产品的效果都好,而且还纯天然,不添加任何的化学成份,哈哈哈,我也只能苦笑了···

我对他,还真是没招没耐的,以至于我只能对着他傻呵呵的乐,就问他,“大哥,你能不能告诉我,我是不是上辈子欠了你,你这辈子才来我跟前讨债的?”

见我疑惑的看着他时,他眼中流露而出的委屈,让我看了只想掉眼泪,通常遇到这种情况,他便不吱声,独自的逃开了,不是跑去房间看书,就是坐在电脑前,不知道在捣鼓着什么东东。而我也就会跑出门去,好长的时间不带理他的。

有一次,也是发生了这样的情况,我便没有逃走,还偷偷的躲在门后,想着就算是能够了解他一分也算是好的吧,

至少彼此了解后,在认知上才会出现共鸣,沟通起来也自当会轻松,容易一点儿的吧,但是我却错了,我越是想去了解他,好像就越迷茫,

越仿佛是陷在了一个黑洞里,掉在了深渊里,上不着村,下不着店,无法自拔····

不可否认,眼前的他,退去了让人讨厌的皮囊,有着让人足够迷醉的理由,因为电脑屏上一些红红绿绿,还会动的东西,深深的刺激了我的神经,让我的眼球好长时间都离不开他的视线,后来我才知道,那些东西叫作K线图···

看着他对着电脑屏幕,盯着投资市场,看着K线图时而皱眉,时而叹气,时而又眼含笑意,专注,认真到忘乎所以,甚至是已经到了废寝忘食的地步时,一度让我好奇,为之着迷···

怎么说呢,此刻的他,就像是一个将军,面前的一切都仿佛沦为了他手中的兵卒,而他依旧气定神闲,好像只要他轻轻一动,弹指一挥间,便有着决断千军万马生死存亡的能力一般···

又像是一个站在孤峰之上,傲视大地的领袖,眼中潜藏着运筹帷幄的睿智,雷厉风行,决战于千里之外的气势······

嘿嘿,不可否认,此时的我,站在他的身后,仿佛渺小如大海中的一颗沙粒,波涛巨浪中的一只小船,而他则是那能够带我扬帆起航,

及时掌控着一切未知危险,乘风破浪的掌舵手一般······

······················

这一刻,我呆了,竟被这种气场怔慑到了。

“来,过来?”他扭过头来看着我,淡淡的一笑道。

··哦··我慢慢的走了过去,他起身,将我按在了椅子上,双手搭在了我的肩头,俯身靠在了我身边“怎么样,有兴趣吗?我们一起研究,OK?”

看着他,我只能发呆,傻笑,好像也别无他法,因为他永远都是这样,对我的好与坏扭身就忘,看到我时又将会是一个全新的开始,好像永远都不会跟我计较多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