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依云饰

第四十八章 乱七八糟的哑谜我不懂

依云饰 明媚的阳光 3395 2016-08-25 10:36:15

  ……啊……呜……呜呜呜……

清冷之声落于耳畔,我理智全无,豪不顾忌形象的哭出声,所有的思绪集聚一处,害怕占据了整个心田……·

……你……

他诧异的看着我,神色一慌,显然没有想到我竟会是如此反应,至少我是这麽认为的,因为近距离的接触,

我可以明显的感觉到他身形微颤,同时,按着我手臂的大手也松了松,我趁机猛地将手抽·出,好似本能的握拳,击出。

……嘭……拳头击在胸口的声音,如同一声闷雷般炸响……

……琦琦,不要!

……咚……

一个熟悉的女声,急促的脚步声,已然伴着穆影跌倒在床上的声音传来。

“……唉呀,我的亲妈呀,你早不来,晚不来,咋就偏偏这个时候来嘛,真是的……”我心中吃瘪的很,无奈的叹了口气。

看着昏暗中一脸怒容,正冲我走来的身影,还有半仰身体,倒在床上捂着胸口吃痛的穆影时,我就知道,这下子,我完了,不禁抚额,连带着额头冷汗直冒……

“你,你真是太不像话了!……”刘岚停在我跟前,厉声道,可不知为何,却没有预先想的那样,狠狠打我两巴掌的意思。

“是他活该,我没错!……”我站着一动不动,擦了擦眼中的泪水,不知死活,倔强的出口。

……你……刘岚眉目一瞪,我本能的缩了缩脖子,眼见穆影嘴角微勾,眼目上挑,好似得逞般的无声邪笑一闪而过……

“……你……”见此一刻,我怒瞪着他,但也迫的面颊瞬间变色,红扑扑的,呲牙,还真是庆幸我妈没打我,要不然……我就该恼死了”

“妈妈,你看他,他,他什么事儿也没有,还可怜兮兮的样子,分明就是故意的嘛……”我气急败坏的,冲着刘岚嘟囔着。

……咳咳咳……

我话音还未落,他便伴着轻咳出声,鲜红的血液如约从嘴角流了出来。

……你……我无奈,闭嘴,滴泪,心儿发颤。

他委屈的看着我,抬手擦了擦嘴角,随即眼波扭转,无辜的小眼神看向了刘岚。

“孩子,你,你怎么样了?要不要……”

“干妈,一家人不说两家话,您放心吧,我没事!

“什么?干妈?”不得不承认,听到这个称呼,我只想去撞墙,还好刘岚并没有接应,要不然我就非去撞不可了……

“……唉……”刘岚看了眼穆影,眼神完全定格在了他懂事贴心的范围,而瞪向我时就完全的变了样子,最后还饶有深意的摇了摇头,

叹着气,没有理我,走去床边坐下,抽了张面巾纸擦着他嘴角的血渍,将他扶的靠在了床头柜上,还放了一个靠枕在他背后。

“您也别生气了,我真的没事,……”穆影靠着靠枕坐好,淡淡的一笑,不温不火的说。

“嗯……”刘岚顿了顿,冲他欣慰的点头,依旧坐在床边,“还愣着干嘛,还不快来见过大哥?”

“啊?”我无比惊讶的看着面前的二人,脑袋嗡隆一声,断弦儿了,“这是怎么回事,太不合乎常理了,这还是我妈嘛,

不问我这么晚来这干嘛,也不问我为什么要打他,只是一来就让我认什么大哥,做梦,嗯,我一定是在做梦……”

……琦琦……

……琦琦……

刘岚见我傻傻的站着,没什么动静,轻唤两次,我才勉强回过神来,急忙上前,伸手拉了拉她的衣服,“您干嘛呀,真的打算认这个疯子来当干儿子啦?”

“没大没小……”刘岚打掉了我的手,郑重其事,道“记住,从今天起,他就是你的大哥,也是我们家的一份子了……”

“哼,他欺负我,我才不要管他叫大哥呢……”我心里憋气,这是什么跟什么嘛,随即扭身,坐在了另一张床上,怒瞪着他。

“没礼貌!”因为床跟床离得不远,刘岚稍稍往过挪了挪身子,便用指尖戳住了我的额头。

我鼻子一皱,嘟嘴,将脸撇过一侧,却正好迎上了穆影一本正经,得意的看着我的样子,

挑衅,明摆的就是挑衅……

“唉呦喂,我这火爆的脾气呀,真是想忍都忍不住,火呼呼的往上冒,此时此刻,就想不顾一切的扑上去咬他一口,

但是,即便如此,冷静,还是先冷静了下来,想着刚才的冲动,已经被我妈逮了个正着,以至于理亏,现在失了话语权,就懊恼的不行,不可否认,冲动是魔鬼来着嘛,”。

刘岚见我一副吹胡子瞪眼,还把小脸憋得通红的模样,无奈的叹了口气,心中明白,眼前这个名叫穆影的孩子值得信赖,

他既能将我们全家,还有琦琦从小到大的事情,娓娓道来,就连琦琦命中有一劫数的事情都说的一字不差,

可见是个奇人,因为这件事也只有我们全家知道,外人根本无从得知,实则就连琦琦她自己都不知情,更别说是一个素昧平生的外地人了……

而如今他不但知道,提议也无伤大雅,不防一试,说不定还可将其化解,唉,每每想到那劫数,就一度让全家人揪心不已,如今也只有死马当成活马医了,

只因这闺女,从小就性格怪异,说话做事往往出人意表,让人防不胜防,如今长大点儿了,却更让人捉摸不透了……”想至此,便苦笑了下。

“干妈,放心,小孩子嘛,不理解,闹归闹,过了劲儿就没事了!”穆影见刘岚看着我心疼的样子,无奈道,随即也看向了我,却没有了丝毫的情绪。

“嗯!”刘岚淡淡的应了声,将薄毯往上拉了拉,盖在了他的身上,满脸慈祥的看着他,仿佛抓住了什么救命的稻草一般。

“干妈,旁的事其实都实属小事,根本不足挂怀,请您放心,答应过您的,我会做到,也请您相信,您心中所想也同样是我心中所挂虑,

您对她用心良苦,我又岂能不明,实则我更能理解,我们同为她的长辈,她不懂,我们不能装做不懂,

同样的,她闹她的,我们也绝不能任由她在无知懵懂的年纪让属于她自己的人生蒙上一丝污点!”

“孩子,不管怎样,所有的决定都要建立在不伤害她的基础之上才行……”

“干妈,我明白,您深夜到此,为了何故,我又岂能不知?”穆影一本正经的说道。

……我……刘岚心中一怔,不得不佩服,眼前的穆影绝不是一般人,看事通透,字字珠玑,直戳进人的心坎里,别的不说,就拿这份心思,就缜密到不是常人所能及的,尴尬之余急忙站起身。

“你们口中提到的她是谁?”我坐在一旁,心里想问,却有点插不上嘴的感觉,便又硬生生的噎了回去,看着他们,看着他们一个个行为怪异,神色反常,

我眉头紧了又松,松了又紧,一头雾水,完全一副摸不着头脑的样子,但是他们的那股子认真劲儿,却让我无来由的心中一紧。

“干妈,我谅解您,同时也请您可以谅解我,俗话说,忠言逆耳,坏人也总是要有人来当,我不知道您对她的事了解过多少,

但是我还是想提醒您,我们不管穷来富道,女孩儿终将不比男孩儿,一个女儿的未来远远要比儿子的未来,更加的让父母忧心,更加的任重道远……”

刘岚听了,疑惑的看着他,眉头紧锁。

“我去,这究竟是什么情况啊,他们到底在说什么跟什么啊,乱七八糟的,说实话,从头到尾这么一大通,

我是一句也没听懂,他们好像是在刻意的打哑谜耶!”我无奈,听着直犯困,便还有意识地瞪着干涩的眼睛看着他们。

穆影看了看我,无奈的摇了摇头,“唉,对于一个女孩子来说,到底什么才是最重要的呢,不幸的女子各有各的不幸,拥有幸福的女子也比比皆是,但是乘载着完美人生的女子却寥寥无几,

对于如何取舍,抉择,这一点,此刻的她虽全然不知自己想要去渡怎样的路,但却也一度使您不寐,更使疼爱她的家人们时常挂虑心中,久久不能入眠,

说来,我的立场跟您一样,想来她的亲哥哥,您远在外地的亲儿子也不会例外,甚至我们的担忧远远要比您来的更加沉重,因为我们大家对她的心思都是一样的,

无可避免,生活中的风霜雨露人人都要经历,但是我们同为她最亲近的人,必须力争做到,就算她历经了风霜雨露,心境都是平和,安详的,笑容都是发自于内心真实而幸福的笑容,

这一点在她以后的成长过成中应放在首位,提前未雨绸缪一下还是有这个必要的,如今时代不同风气也变了,浮华的表象不管对哪个年龄段的女孩儿都充满了挑战,极度的诱

惑,何况她还只是一个懵懂无知的孩子呢!”

“是啊·也确实是,一旦发生了,再想着弥补也就显的无力了……”刘岚好似无意识的应了声。

“唉,怎么搞得嘛,我的眼皮在不停的打架!”不知为何,我的眼睛越想睁开就越睁不开,死活迷糊的不行了。

“没错,其实她要真的懂倒也罢了,就怕她什么也不懂,但却因着好奇,懵懂而误了青春年华,

又怕她一时犯糊涂,失了洁净的身心,结婚之后为丈夫所憎恶,更怕她因着一时的无知,做出无可挽救的事情,

还没出嫁便先怀孕在父母的家中,毕竟对于一个不名誉的女子,不管时代如何的变迁都能给家人带来耻辱……”

穆影说着,拿着手机的手紧了紧,随即便将手机递了过来,“干妈,看了它您就明白了,从蛛丝马迹便可觅出后果,虽然现在还没什么大事,但是却在向着严重的方向发展,您还是慎重斟酌一下为好!”

“这是?”刘岚接过手机,看着这么名贵的手机时便已泛起了嘀咕,当打开短信时一看,心中猛的一怔,抬头,“琦琦,你……”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