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依云饰

第四十五章 回头看一眼心疼我的无助

依云饰 明媚的阳光 2147 2016-07-27 18:20:44

  病房,窗前,穆影直立而站,眉心深锁,双目平视,无奈的眼波中丝丝怒意一闪而过,焦虑伴在其中,以至于拿在手中的档案袋被无意识的捏出了些许褶皱。

望向窗外,太阳已然西斜,金色的余晖普照着大地,人行道上,行人熙熙攘攘的,宽阔的街道上车水马龙,

显然下班高峰将至,但是何故那心中期盼的身影却迟迟未归,··唉··不禁叹了口气,心中空落落的,担忧之色显露无疑···

“大哥,看她的长相,气质虽然不够成熟,但也颇为显大,但从她的档案中来看,分明还是个孩子,什么也不懂,任性,也就不奇怪了,

如今对个孩子,你又何必生这么大的气嘛·······”秦羽帆无奈道,面对眼前的大哥,还真是让人无法理解。

昏迷之际念着她的名字,醒来就急着非要看人家的学籍档案,现在看完了又气的两眼冒火,真是的···”想至此,便起身上前,停立在了他身边,

将他手中的档案袋接了过来,“大哥,这种事儿得循序渐进的来,现在时代不同了,各家各户孩子稀少,都娇生惯养的很···

就算是穷苦人家出生的也不例外,养尊处优习惯了,吃软不吃硬的,你这么跟她较真,绝非明智之举,虽然你是没有什么恶意,

但她却未必就能够明白,我看啊,她不但不会明白,着急还会给吓跑的,到时··············”

穆影无奈的深呼吸了下。

秦羽帆撇嘴,轻轻的将档案袋上的褶皱摊平,“大哥,其实她也算是懂事,听话的了,你看,你不让她从门口走,她就真的没从门口走,你都不知道,当时我看的心都快揪出来了···”

“羽帆,听大哥一句,你还是及早跳出来吧···”

“大哥,我···”

“唉,秦家先祖为她所困,一生为情所累,最终孤独终老,仍死而无憾,弥留之际更是将自己唯一的传人收为义子,

赐名赐姓,以圣主之名定下族规,条条框框还是以守护她为首要,如今也是时候该放下了···”穆影冷冷的道。

“大哥,你···”

“羽帆,大哥是不想你步你先祖的后尘,你和她初遇初识,无纠无葛,不要因着族规而委屈了自己,心中的重负能卸就卸了吧···”穆影想起前尘往事,心痛不已,无比肃然道。

“可是,大哥,我···”

“还是趁着现在浅浅,淡淡的时候,你尽力试试吧,无妄只会延续伤害,大哥是不想再一次亲身感受你的痛苦,

直视你的心碎,无视你的孤独,唉··”穆影叹了口气,“时间的齿轮无情的旋转,时至今日,我与她能够再度相逢,是天意安排,亦是缘分所致,更是命中注定的良配,

虽然此时她亦非她,时光早已冲淡了她的情,也淹没了她的心,但是我却深信,她不会将我彻底遗忘,不会抛弃我随他人飞翔,

而她的神气灵肉还在深深的渴慕我,期盼着我,我更坚信,这个世界上除了我,没有任何人能够让她幸福,而我也不会让她对我的排斥太久,总有一刻她会回过头来看我一眼,心疼着我的无助·····”

“大哥,我明白了,史册中记载,千年一等,血泪成殇,是你吗?你是他,你是真的苏醒了,对吗?”秦羽帆虽有心酸,但也难掩心中的激动,拱手做揖。

穆影眼眶微红,冷酷的眼眸含霜,凝视着外面,望穿秋水···

“大哥,就算你不承认,我也知道,圣主预言,黑白颠倒,阴阳交替,彩凤幻灭,依云饰现,灵肉交融,

圣主归位,虽然后面还有一句福祸相依,但是我却深信,依云饰现,福一定会大于祸···”

‘嗯,也许吧,时过境迁,她已不再是她,而此刻的我,也只不过是一个无家无业,无亲无故,独自流浪的可怜虫,

在她眼中不做丝毫停留的隐形人罢了,一个游荡在红尘俗事中无知而懵懂的孤家寡人而已,如今的我也再无力去渴望其它,只盼望着苍天怜悯我等待的辛苦与煎熬,将她赐给我就余愿足以了···’

‘大哥,不是得,事实也不是这样得,····”望着他满目的落寂,迷茫中掩藏的伤痛,秦羽帆急道“其实,

其实你还有我,还有我们整个秦家村的人,实则我们的存在,世代相传的信念,也只是为了要守护圣女闺阁,守护您当初封存在九尾彩凤眼中的的那滴灵气神血的呀···’

··笛笛笛··

一辆豪车急驰而来,稳稳的停在了医院的大门前,站在窗前的二人急忙俯身上前,打开窗户,跳眼望去····

“大哥哥,你干嘛?”站在车前的林嘉琦心跳漏了半拍,倒退了两步。

“别动!”田锦桑急忙将其拉住,单膝跪地,把一串红珊瑚系在了她的脚腕上,将其打成了死结后还无比认真的环视着它···

淡淡的余辉挥洒在颗颗珊瑚珠子上,珊瑚珠链周身散发着柔和的光波,漂亮,华贵极了,而此时的林嘉琦,更像是一个美丽的公主,正在接受着王子的求婚一样,梦幻到让人神往。

虽然此时的她脸上没有丝毫的激动,幸福可言,神情甚至还怪异到让人无语····

但是站在病房里见此一幕的二人,却心中各自泛着酸水,不自然,不甘心汇聚一处,无意识的握紧了拳头,穆影的手指关节更是发出了叭叭地脆响。

“大哥,先沉住气,她好不容易才回来了,可别·····”

··啪··

窗台上的一个易拉罐被拍了个歪歪扭扭,随即冷哼一声,扭身躺回了床上,整个人钻进了薄毯里。

“大哥,你···”秦羽帆心中无奈,“这,这大哥,前后反差也太大了,刚才还好好的,怎么一下子就变成了比她还任性的孩子了呢,唉···”叹了口气,摇着头,扭身进了洗簌间。

“大哥哥,你···”不明就里的林嘉琦眼见他的一举一动,惊讶的说不出话来。

“好了··”田锦桑用力的拽了拽系好的珊瑚珠链,确定系的很牢固的时候才起身,笑着道“放心吧,戴着它,你明天过去工作的时候也自然会相对的顺利一点儿的啦····”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