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依云饰

第四十二章 真是个奇怪的女孩儿

依云饰 明媚的阳光 2854 2016-07-13 15:09:06

  麦香华庭,青城镇最大的酒店,薇薇雅阁内,古典而雅致的装修风格,优美动听的钢琴曲丝丝灵动,长方形的餐桌旁,

林嘉琦和田锦桑并排而坐,餐桌上,凉菜,热菜,汤品,甜点,酒水,应有尽有,菜香,酒香,茶香,香气四溢······

“来,饿了就多吃点儿,别拘着了!”田锦桑用公筷将菜品一一分类,分别夹在碟子里,放在了林嘉琦的面前,深怕她夹不着似的,无比温柔道。

“··哦··”林嘉琦淡淡的应了声,低头吃着饭,看那不管不顾的样子,显然是真饿了,貌似从昨天到现在好像都没有吃过饭呢,原本就没有一丝淑女气质,如今美食当前,更别提了。

‘大哥哥,你也吃,别光给我夹嘛,···”林嘉琦见他不停的往自己的碟中夹菜,无奈道。

·嗯·田锦桑应了声,放下了手中的公筷,冲着身侧招手后,便将手放在了酒杯旁,手指轻敲着桌面,服务人员会意,急忙上前拿起酒瓶帮忙倒酒。

“大哥哥,这个茶闻着好香的呢,要不,您品品?”说着话的林嘉琦急忙起身,倒茶,将酒杯挪开,将茶杯推了过去。

············

田锦桑怔了一下,挑眉,无比探究的看着她。

“嘿嘿。”林嘉琦冲着他尴尬的一笑,很明白,是自己犯了禁忌,失态了,但是即便如此,还是将酒杯拿开,放到了自己的面前,坐下,低头,继续吃饭。

拿着酒瓶的服务人员被僵在了当场。

田锦桑顿了顿神,无意识的撇嘴,随即扭身冲服务人员摆手示意,服务人员点头,放下酒瓶退了出去,田锦桑有型的身板儿倚靠在沙发上,

轻抿着杯中茶,顺带端详着林嘉琦,看着这个在餐桌上肆无忌惮夺人酒杯的奇怪女孩儿时,一丝别样的情愫在灵魂深处蠢蠢欲动,

不可否认,这滋味··似曾相识,但却久违了,久到已经很难记的清楚了,同时也令自己疑惑了·····

‘大哥哥,快吃嘛,美食当前,要趁热品尝的哦···”林嘉琦见他盯着自己,喏喏的道,虽然可以看的出来,他就算盯着自己,眼中也平静无波,绝没有丝毫的情绪。

但自己却感觉仿佛是要被他盯得自燃了,浑身发烫,如坐针毡一般。

“·好·”田锦桑回神,嘴角微勾,温和的一笑,随即拿起公筷夹菜给林嘉琦,添满餐碟后才夹给了他自己。

林嘉琦见他低头吃饭才算是松了口气,要不然,再被他这么盯下去,自己铁定是没命了。

“··小妮子?··”

··啊?··林嘉琦猛地回神,惊讶的看着他。

“那个,昨天的事儿,我,我那么过分,真是不好意思阿,你·你···’想起昨天的事,田锦桑就烦透了,简直就是自己此生最大的污点,

以至于整晚愧疚的无法入睡,便连夜开车来到这青城镇,等在学院门外,只为见她一面,亲口对她说声对不起····

“嘿嘿。”林嘉琦会意了他眼中的痛苦纠结,冲他傻傻一笑,眼中闪过一丝光芒。

”小妮子,我··”

看着面前欲言又止,神情奇怪的人儿,哪里还有初见时的那般潇洒,不羁模样,林嘉琦心中一怔,无比认真的神情挂于眼角,配上那稚嫩到极致的容颜,和着那股着认真劲儿甚至是认真到有点儿滑稽,

放下了手中的筷子,“嘿嘿,大哥哥,您这是干吗嘛,说起昨天的事儿,我真不知道该怎么感谢您才好呢,又怎麽会生你的气嘛。”

‘你,你真的能够明白?”田锦桑扭过身,面对着她,直视着她,“当时,我,我那麽伤害你,你真的没生我的气吗?’

‘伤害?”林嘉琦不解的看着他,皱眉,摇头“大哥哥,昨天以前,我们根本没有丝毫的纠葛,昨天无非第一次见面,当时在那种突发情况下,

您以一个陌生人的立场那么说我,自然有您那么说我的理由,我虽然不懂,也理解不了,您的用意何在,但是我却深信,您绝不是要故意伤害我的,这就已然足够了,您觉得呢?····”

··嗯··田锦桑心中无奈,“这小妮子,看上去傻不愣登的,倒还蛮贴心的嘛。”不禁拂额,深呼吸了下。

“大哥哥,其实,其实昨天要不是您及时出现的话,真是很难想象会发生什么事,也许··我··我就···”

“好啦,都过去了,不开心的事,能忘就忘了它吧。”田锦桑将她额前一缕发丝顺到了耳后。

“忘?嘿嘿,想要记住快乐好难,想要忘记痛苦却好似更难,而自己的心又小的如同针尖一般,又该用什么力气去遗忘呢?”林嘉琦顿神,回想昨天发生过的事情,

一幕幕,每个细节都历历在目,现在想起来都会控制不住的浑身发抖,心中酸楚不已,也毕竟是个孩子,丝毫不懂掩饰,喜怒全留于色,愣愣的看着他,“大哥哥,我,我可不可以问您个问题?”

“嗯,好啊,问来听听!’田锦桑无比探究的看着她。

“如果昨天,我只是个无力反抗的女孩儿,就那么的被欺负了,,那,那你们依然会用一句单纯的“只是一场误会而已”而一笑待过吗?”

··这··田锦桑瞬间崩溃了。

林嘉琦眼眸挂霜,无比委屈的看着他,深知自己拿这样的问题,在此时此地问他究竟有多白痴,同时也能想得到他的回答定会是自己不愿去接受的结果,甚至是会让自己的内心惨淡到冰凉的地步,

但是思来想去还是没办法不问,从昨天起,这个结就一直压在心里,不光让自己闷闷的,疼疼的,痒痒的也就算了,

现在看来,就是他也无法坦然待之,以至于一双好看的眼睛被黑眼圈所包围,时不时还犯着困倦之意,很显然他没有睡好觉,忙伸手摇着他的胳膊,“大哥哥,您快告诉我好不好嘛····”

“··其实,这个嘛··”田锦桑无意识的拳头紧握,脑海中闪过她惊慌而狼狈又无助的影相,眼中怒意涌现,神经发生痉挛,心被揪了一下。

“大哥哥,你可以明说,别怕伤害我··”林嘉琦依旧看着他,眼中岂求得韵味十足。

“嗯,也许吧,要知道,那里实是处于一处真空地带,就算是警方也无权限插手····”田锦桑无奈的看着她,冷冷的说,心都好似在滴血一般,可不知为何,心中对她的愧疚却在慢慢的变淡···

“那,那我呢?”

“你,你只能接受,或许可以得到一些相应的补偿吧,毕竟·····”

“补偿?”林嘉琦听着这两个字,只觉得刺耳,微红的眼眶内,一行清泪顺着白皙的面颊而滑落。

“小妮子,你,你····”田锦桑见状,急忙抽出面巾纸,手忙脚乱的帮其擦着那正在滚落的晶莹泪珠,“你,你又何必如此,明白了又能怎么样,除了将伤害加深以外还会有什么好处?”

“好处?我,我不需要···”林嘉琦抬手擦了擦眼睛,随即少有的淡然拂上了面颊,“大哥哥,每个人在意的东西各不相同,

也确实是面对那些无法挽救的伤害,以我此刻的心性,根本无法更无力去承受其结果,而值得庆幸的是,您的突然出现竟将其扼杀在了摇篮里,大哥哥,您说,现在您还会一味的自责,觉得有伤害过我分毫吗?”

··你··

“··嘿嘿··”林嘉琦甜甜的一笑。“其实,不管是伤是痛还是结,放在心里那就永远是个事儿,摊开了也就没什么了,也就释然啦··”

田锦桑顿了顿神,“你呀,真是的,一会儿哭一会儿笑,还真是个奇怪的女孩儿。”话落,便爽朗的一笑,驱走了眼中的疲惫。

“奇怪?”林嘉琦看着他眉头舒展了开来,撇嘴,吐舌,“哪有?我看大哥哥是意有所指吧···”

“是啊,是啊··”田锦桑无奈道,眼中神采飞扬,“好啦,快吃吧,你这引导别人释然的方法还真是够特别的啊,··”说着便夹菜放在她碟子里。

“嘿嘿,看来我在他眼里是真的特能吃的呀····”林嘉琦看着他夹菜的手法倒是比方才更娴熟了几分,真心无奈。

‘哦,对了,我听你表姐提起过,你是在托她到处找工作,是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