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依云饰

第十一章:墓中情·我是谁

依云饰 明媚的阳光 2189 2016-04-10 18:53:47

  ··咳咳··咳咳··他在剧咳下,鲜血从口中喷涌而出,少年见状,长长的呼出了口气,见他眼眸微睁,忙收回了扎在他穴位上的银针后扣住了他的脉搏。

··咳咳··咳咳··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自己混身都痛,就像散架了一样,”心中呼疑着,淡淡的药草的味道传来,感觉又是如此的似曾相识。

··咳咳··

“喂,你还好吧?”少年见他醒了,并没有明显的情绪,只是眼神有些呆滞,无比迷茫的看着四周,疑惑的问道。“你是谁呀,怎么会出现在这里的?”

··我··我··是谁?男人冷冷的看着少年,每想一下这个问题便会头痛欲裂,不禁拍着额头喃喃自语着。

··嗯··是呀··你是怎么出现在这古墓里的?”想来自己从进来这里就已经观察过了,除了祭台上的九尾彩凤不见了外就只有水晶棺破碎了,

而别的地方都是完好无损的,根本就没有被挖掘,破坏过的痕迹,便可以断定眼前的男人并不是盗墓的人,可也确实是奇怪他究竟是怎么进来的,便不解的再一次追问道。

··什么?你说这里是墓··古墓?

嗯,是的呀,这是我们秦家村世世代代守护着的巫祖圣山,而这千年古墓的外面便是巫族历代圣女香闺,依米阁··

什么?巫族圣女?··依米阁?··少年的话不禁让自己的神经瞬间紧绷,猛的坐起身,不可置信的问道。

少年肯定的点了点头。

··这··这是··抓着围在自己脖子上的围巾,头内传过嗡隆一声巨响,让本就震惊的自己在这一刻更好似被雷劈了一般。

··这··这是依云饰嘛,是我族圣女同圣夫的定情信物,也是我巫族镇族之宝啊。”少年撇了撇嘴,挠着后脑勺,无奈道“你到底是谁呀,你是怎么进来的?

··什么?··

··什么啊什么··少年叹了口气,无比惋惜的看着他,好像是在看一个傻子一般。

··不是··我是想说,这··这个··颤抖的手拽过围巾,捧在了少年的面前,讶异道‘·这个·我是说它·她··女子··等千年··续情缘··你明白我在说什么吗?

··牛头不对马嘴··少年白了他一眼,心中懊恼,问了这么半天什么也没问出来,还害得自己跟个傻子还想生气,甚至是无奈到抓狂,唉,叹了口气道“算了,你要没事的话就赶快离开,这里不是你待的地方!”

··就是他··就是他毁了我们的圣山···

··是呀··还有我族圣女的圣殿··

··快··快抓住他··别让他跑了··

··村长··一定要抓他来祭祖,不然我们全村的人都会没命的。

嘈杂的声音由远及近而来,一群手拿棍棒绳锁的人已经冲了过来,三下五除二将坐在地上的自己绑了起来,

·你··你们是什么人,为什么绑我?··自己真是彻底无语了,不晓得这究竟是什么情况,只知道这群人根本就不理会自己,

··你··你们···

还没来得及反应呢,嘴已经被堵的严严实实的了,从而也不知为何自己会伤痕累累的出现在这千年古墓里,但却好似亲身感受着那段可谓悲戚的墓中危情。

因为从清醒的那一刻,唯一的记忆便是她了,那不染凡尘的美,面冷嫣红的温柔,撩人心魄的吻,让人荡气回肠的绝离,以至于她离开后那份牵肠挂肚,肝肠寸断的思念都无疑不是在牵动着自己的神经。

然而,这一切的一切此刻看来,虽然一幕幕历历在目,但却仿佛恍如隔世了,那现在的自己呢,又会是谁?

··伯父··少年见状,呼喊道。

··哼··一个花甲之龄的男人冷哼一声,拂袖一甩大步走在人群的最前头。

而自己也确实是被他们从所谓的古墓中强拉硬拽了出来,前脚刚迈出古墓,可后脚戴在脖子上的依云饰就被吹来的一股诡异的轻风卷走了,转眼间没了踪影。

村长·你快看,我们的镇族之宝飞走了。人群中有人高呼道。

花甲之龄的男人历声道,快··快··你们··快去追··

话落,三十几个年轻力壮的男人急忙扔下手中的棍棒,朝着围巾飞走的方向追了去,那气势,犹如上战场冲锋陷阵,誓死拼杀的勇士一般。

唉呦,用的着这么夸张嘛,不过一条围巾而已。心中还这样想着呢,突然一群人就扑了过来,像发了疯似的,不分青红皂白将自己按倒在地一顿拳打脚踢。

也就分分钟的事儿,自己整个人就懵了,直到被绑在架子上,才看清了眼前的局势,只见架子下面堆满了枯草,架子正对面是一个古色古风的祭台,

祭台上摆满了各式祭品,不会吧,他们这是真要拿自己来祭祖,将自己活活烧死的架势呢。

“伯父,我们放了他吧。”少年来到领头的花甲男人身边,急道。

“羽帆,这是族规,善入圣山者必须死。”伯父秦淳斌冷声道。

“可是伯父,他只是个傻子而已,虽然闯入圣山,毁了圣殿,也自是情有可原的吧。”秦羽帆看了看架子上被五花大绑的男人无奈道。“伯父,族规也不外乎人情,羽儿求您了,就放了他吧,我们又何必跟一个傻子计较呢?

··傻子?你怎么知道?

刚才羽儿问他了呀,他连自己是谁都不知道耶··

难道他就不是被你发现行迹后才假装做出这么一种姿态来的嘛。秦淳斌冷声道“羽儿,你都已经二十岁了,又不是小孩子,看事情还是这麽的单纯,肤浅怎么行呢。”

··伯父··我··

好啦,伯父自有定夺。

村长,没··没追到,圣主预言,镇族之宝飞出村子将预示着灭族之灾,我们,我们现在该怎么办··一群人跑来上气不接下气的说道,眼中溢满了惊慌和恐惧。

··全是他,这一切全是他引来的··一个手举火把的男人指着绑在架子上的自己愤愤不平道。

··对··就是他,要不是他弄这么个破玩意儿来,撞毁了我们的圣山,我们也不至于招致灭族危险了。一个男人指着半山腰上的飞机残骸,机体碎片,怒道。

··没错··烧死他··

··对··烧死他··

··烧死他··

·····

··好··烧死他··

···喊声一浪高过了一浪,气势如虹···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