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异能女帝

他,他

  夜色如墨,新月当空,郊区的夜晚总是那样的孤寂清冷,阴森诡异。远远望去,一名身着雪色白袍的如松男子背手而立,半束的墨发如绸飘扬,挺拔的背影出尘无双,一种隐约无形的高贵、不屈深入心魂,一股不亚于帝王的霸气、威严令人臣服。恍然间,暗处的来者竟看到一条威武的巨龙盘绕在他的身上,如铃的龙眼直盯着自己,沉闷的龙吟响彻耳边。

“既然已经来了,就自己现身吧。”

神游间,背对的男子缓缓转身,雪色的面具遮住上半容颜,薄润的双唇带着亲和的微笑,墨般的长发被玉冠束起,人夫的发式让他平添了几丝成熟的风韵,少时的青涩荡然无存。

“你就是灵月尊主兼最年轻的蓝天巅峰,夜羽。”显露身形,面容冷漠,完全无视夜羽眼中趣味的他以肯定的语气冷声说道。

“不敢当,我只是对妻主十年前宁肯放大陆会议鸽子也要教导、照顾的男尊之后感到好奇与有趣罢了。”感觉到对方那再提起自己身份时一闪而过的冷漠凌厉,注视着对方那绝对无礼的淡漠冰冷,夜羽毫不在意的打量着,微笑着。

“甚至不惜背着自己的妻主深夜相会。”男子毫不动容的冷漠着。

“她今天并不在我那过夜。”夜羽一笑,看似回答承认,却又让人抓不住半分把柄的说了一句。

“倒是你。虽说已经过去很长时间,但若是真的恨了,又岂会这般容易的忘却消散。”他相信,就算那小子并不知道殷肖然就是时间之主,也绝对知道她拥有逆转时间,肉生白骨的本事。

“恨?”男子眉头微挑,虽说冷面依旧,但却不难看出他对也与这一无厘头的“恨”字的疑惑。

夜羽听了,眸光微动,了然的微笑在嘴角绽放,眼中的趣味明显加深。

“当然是恨,毕竟当初有着逆转时间、肉生白骨的本事的然,并没有如往常那般在需要时出现,也没有在之后前往你母亲的坟墓,而是好像没说有出现过一般了无音信。这样师傅,这样的女人,难道不该让你去恨,难道真的值得你万里来寻?”

“但她是你宁愿放弃与一切也要相伴相知,相守相助的妻主。”听到这话,男子的眼中闪过惊讶,冰冷的眼底带着压抑,表面却依旧冰冷的毫无动容。夜羽的眼眸也在这一刻闪过一抹不易察觉的赞赏和欣慰。

“你也知道那是我而不是你。问问自己的内心,你真的没有恨过然,恨过那个教你本事,带你修炼,令你强大的殷肖然吗?”

“她的名字是殷肖然?!”殷琦国有名的废物郡主!

“怎么,她没有告诉过你她的名字?”看着眼前再也无法抑制心中诧异与震撼的蓝衣男子,夜羽嘴角的弧度隐隐增大,眼中温和的笑意也略带戏谑。

这小子,终究还只是一条在在修正与强大中等待云雨,不太完善的卧龙吗?虽然已经可以说是同辈人中杰出和代表的存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