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异能女帝

璧竹国民,文家公子

  “对对对,礼物礼物,瞧小王这脑子,光顾着想事情把特地为宫主准备的礼物都忘了。小王这就让他上台,也好让宫主点评一下他这段时间的进步。宫主您是不知道,这段时间,那小子······”璧竹国王一惊,虽心知这是对方不想再继续这个话题而找的借口,却也刚好可以让她在月灵宫主面前表现一番。

要知道,自从上次自家队伍得罪了月灵宫宫主之厚,无论是政治、军事、商业,还是朝堂、后宫,皆出现了不少虽不致命,却也费神、扰心,让人头大的鸡毛小事。若是再不想办法讨好巴结一下这位大陆传奇,她非被那不分时候,不分地点的杂事烦死不可!!

璧竹国王的话还没说完,依旧是一身青衣,怀抱爱琴的文青,在一名璧竹宫侍的引领下步入宴席。朦胧的青纱遮住面孔,通身的气质空灵清透,那隐约的傲骨出尘,不卑不喜,更是让端坐主位的殷肖然含笑点头。

这小子,果然没有让她失望。·······

“草民文青,见过月灵宫主,夜羽尊主,墨轩教主······”

低身俯首,言语轻柔,除了在刚进来时与殷肖然的目光不期而遇,一瞬羞涩,其他时间,还真看不出他对肖然几人有什么不同。

“噗嗤,行了行了,别再念了,你又不是不知道在场之人的身份之多,要向你这样一个一个的念,估计天黑也只能念叨一半。怎么样,这两个多月过得好吗?我可是听说李家早在我发下命令没多久便举家搬迁,这段时间应该有不少人家上门提亲吧?”殷肖然自是没有漏掉美人那一瞬的羞涩回避,也清楚地感受到星象图内某颗星辰的微妙变化。只不过,看着外表柔弱,内里钢枪腹黑的他在行礼时如此恭敬乖巧,还真是有些受宠若惊,忍俊不禁。

“宫主说笑了,文青不过是区区一个不受宠的妾室所生的儿子,岂敢与那些达官千金结为夫妇。只要父亲能在家中享晚年,只要······宫主一切平安,文青宁愿一生与琴为伴,永不为夫。”缓缓起身,淡然无波,完全不为殷肖然的话所动容的文青,在满是深情,略作停顿的看了殷肖然一眼之后,垂首轻语。

“那只是璧竹国民,文家公子,文青的想法,不是吗?”殷肖然秀眉微挑,星象图内星辰悄然变化。这小子,居然只是因为家室身份上的差距就轻言放弃,甘愿守护,永生不嫁,还真是有够倔强和死脑筋的。

文青闻言一愣,下意识地抬头看向肖然;坐在小染身后的月如夜随之撅嘴,面蒙白纱的夜羽摇头笑叹,抱剑沉默的墨轩挑眉不语,宇飞、朱玉、无极、宇文、玉辕心有灵犀。就连坐看好戏的春桃秋菊,也在这一颗相视而笑,沉默不言。独留一头雾水的段烟、焱竹,以及四大帝国的皇者贵族暗自揣测,毫不提示。

看来,月灵宫的后院是注定要进行大规模的翻修与扩大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