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异能女帝

孩子,你想多了。

  “那你身后呢?”月如玉微微一笑,摘下墨镜,按照刚才脑中闪过的使用方法,将它往心口的衣服一考,墨黑色的眼镜便瞬间融入到那有着暗纹的墨锦之中,毫无破绽。

“你认为我会没想吗?”殷肖然听了,右眉微挑,转头看向身后在同时转头看天,明显不快的魔夜堂堂主,勾唇一笑。

月如与闻言一愣,兴趣颇浓的看着“弟妹” 如何应付自己那从跟了她便开始幼稚、好妒的弟弟。

“宇文、朱玉、无极、玉辕,你们也别老站着了,去你们自己的家人那坐吧,等这次比赛完了,就很难再见了。”殷肖然并不在意,转身对着脸带面具的其中四人道。完全不顾 殷琦国人在听到“宇文”二子,以及接下来看到诸葛宇文走向诸葛家族所在时的表情。

“是。”四人颔首,同样屏蔽他人目光的走向家族。当然,司马族长在看到朱玉怀中婴儿时的表情可以除外。

“雪獒女皇何在?”收敛笑容,气沉丹田,重拾身为月灵宫主时的冷漠无情的殷肖然傲骨无遮,俯视天下。

不自觉得,当了二十几年皇帝的雪獒女皇,在被殷肖然当着这么多人点名低喝时,竟毫无犹豫抗拒的起身应声,那自然,那本能,以及言语中众人皆察的恭敬臣服,就好像八竿子打不着的月灵宫主是她的主人、尊上一般。所有的服从与恭敬都是理所当然,责无旁贷的。

“在。”甚至,直到说完话、行完礼,就差像朝堂百官一样跪地俯首的雪獒女皇,才终于从那先大脑一步的反应中回过神来,才真正察觉到来自其他帝王、势力、后背的深思与惊诧。

“这是针对雪獒现有条件拟定的有关农业、政治、官场、商业、军事装备的建议规划,和针对雪獒略有改动的魔教练兵方法。就当做本宫主前段时间大开狮口,惹得女皇儿子之一不快的赔礼和见面礼好了。”没有给雪獒女皇留下任何思考、便捷的机会,紧接着便拿出早已备好的“礼物”的殷肖然微微一笑。用灵力将两摞震惊全场的纸张送到了闻言大惊,有些不敢相信的女皇面前。

“那天是你?!你就是那个怪……”突然惊醒,完全来不及做任何思量、准备的雪羽芸虽拍桌而起,脱口而出,全还是在“怪物园”三字出口前捂住了嘴巴。毕竟他也是雪熬皇族中的一员,一个成功活到少年的皇子,不是吗?

“呵呵呵,看来六皇子也不完全是传言中那般无用、单纯、鲁莽、无知。至少知道有些词不能在这里出口,至少比本宫前两次见过的那三个爱哭娇顺的皇子更入眼称心。”说着,眉眼含笑的殷肖然还别有深意的看了看雪熬席中垂目深思的三皇子,六皇子雪羽芸最亲的皇兄。

“你想怎么样?!”心知自己当初话语已非秘密,心知对方手下随便派出一个都能将自己粉身碎骨,更心知自己很有可能在席上或者宴后被母皇当作礼物用来拉拢,只因为对方口中的那句“入眼”,那句“称心”。

“不想怎么样,只是觉得皇食能有这样的一对一对兄弟很是难得,觉得你这个毛头小子的双面性格颇为有趣;觉得若是将你们两个还有当初通行的那个冷姓美人带回去蹂躏一二,调教些许后,再放回来加入皇室之争,一定会笑点多多,值得期待。怎么,难道你还以为本宫会放着家中的八位夫郎不看,对你这在我眼中连毛都没长奇的臭小子神魂颠倒,又或者你认为你这尚在发育的小身板和还没长开的圆肉团,有什么值得本宫主动心和留恋的吗?嗯?本宫主可没有殷琦二公主那脸十岁孩童都不放过的饥不择食。”眉毛微挑,眼眸半眯,伸手揉捏羽芸脸蛋,直到把它整得红肿发烫方才放手的殷肖然虽来来回回说了一大堆,但终结起来就一句话:“孩子,你多想了。”

“不过,若是能在闲暇时用你的脸蛋练练十指,倒是一种不错的消遣与享受。”殷肖然一边说着,一边改换阵地地抚弄着他那原本精致的发髻。

“我和你差不多大!”排开其手,忍无可忍的雪羽芸完全忘记对方身份的大声说道。他最讨厌别人把自己当小孩了,特别是对方还是一个弄乱自己发型,蹂躏自己脸蛋的变态。

“噗,哈哈哈哈哈哈笑死我了,笑死我了,哈哈哈哈哈,笑死我了!哈哈哈哈…”一声轻响,憋笑已久的秋菊终于在看到头顶乱发,脸蛋通红的雪羽芸时,再也忍耐不住地抱着肚子哈哈大笑。

至于万佳玉、段烟、炎竹、江寒等人,虽没有像秋菊那般夸张过度,但那憋红的脸颊,抖动的双肩,抽搐的嘴角,还是可以看出他们内心对此事的反应。

“你确定要这么笑下去?我可是已经为你家那株带种玉兰,选好了合适的副手、兄弟。只要你能做到我说的,日后即使是没我帮忙插手,也绝对能保你那娇兰寿终正寝,正夫稳坐。”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