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异能女帝

耍宝的羽尊

  “月灵宫宫主兼永灵城城主,兼红枫……”

次日正午,长宏院内,喊话的侍者还未说完,便被身后某已对他的高音忍无可忍的红衣女子,一脚踹出了百里开外,完全不顾自己曾经在他人眼里是何等的清冷无双默然绝世。

“别挡道!不知道本宫除了太监,最讨厌的就是公鸭嗓和破锣音吗?”双眉微蹙,语气不快,完全无视周边目光的殷肖然,身着从未有过的血红色九凤牡丹裙,发簪同色的龙凤血境冠,金色的双目在血色面具的映衬下环视周围,露于具外的薄润朱唇隐见微笑。

孤冷、妖娆、霸气、傲骨、无双、狡诈、勾魂、冷血,以及那睥睨天下,唯我独尊的皇者气场,早已不知将跟随在后,虽未收敛却胜负已分的夜羽墨轩二人甩出了百米以外。

“比起赛场上的广播员,好多了。”墨轩面无表情的看了看那骨碎大半,修为尽失的侍者,露在墨色面具之外的薄唇低声冷语。

“应该说妻主根本就没对他动杀气。”只是单纯的因为晚睡早期而产生的起床气罢了,虽然她这早起到现在只起了半个时辰。夜羽面带微笑的注视着身前的爱人,温柔的双目深情得可以滴出水来

“我可不认为水鸭子就能在无形的春水中安然无恙。”特别是一个天生全系的蓝天巅峰所创造的无底春潭。

感受到身后那足以让千人溺死万女疯狂的柔柔春水,殷肖然颇有些前句不对后句的给了夜羽一个白眼。

“妻主这么说是在吃为夫太过吸引异性的醋吗?”夜羽一愣,很快明白肖然话中意思的勾唇一笑。

“只要她们有那个能力驾驭征服,我不介意给月灵宫省双碗筷。”要是堂堂灵月之巅的尊主那么好搞定,这小子也不会拖到快二十还是处男一个。

“而且还是再过七月就要再添两双的特殊碗筷。”司马朱玉怀抱女儿言琪地打趣道。

貌似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哪位兄弟是一胎吧?不知道若是让别人知道,在外面堪称少见的双胎、三胎,在月灵宫主这已然普遍,不知会是什么表情······

“如果真是这样,只怕日后女子的数量就更少了。”月如夜同样带着面具的翻了个白眼道。开玩笑,就算女方家不介意夜羽这样一个烫手山芋带胎入门,以这小子的专一与傲气,也绝对是宁可当一个单亲父亲,也不会让自己改嫁成夫。甚至还会因为不耐烦,而灭光所有对他有心思的异性、家族;这一点,他们是一样的。

“所以为了防止日后男性的地位更加不堪,为夫也只有赖着妻主了。”夜羽一笑,完全不把两人的戏言放在心上地对着前方驻步回首的殷肖然眨眨眼睛。完全看不出半分身为灵月尊主使得冷傲与孤狂。

“噗嗤。”

一声微响,还未开口的殷肖然寻声转头。一身青光浮云锦的段烟手端茶杯,双唇紧抿,面前的瓜果上带着喷溅形水渍,身边江寒焱竹等人的嘴角,也为不可察的有着几分抽搐。至于原因为何······

“咳咳咳,抱歉抱歉,刚才我正在喝茶,一时没有忍住,所以······咳咳咳,你们不用管我,继续,继续,当我刚才的事不存在就好。咳咳咳······”感觉到那数量庞大,来源甚广的各色目光,不禁有些尴尬的段烟咳嗽几声,摸摸鼻子,却完全没有打断月灵宫主和灵月尊主调情的恐惧。

开玩笑,那可是与他们相处近一个月的视祖和师祖父,就算真的生气要罚,一二人的脾气也不会是现在。更何况,刚才那隐带着几分无赖、娇柔、调皮的夜羽尊主,真的是想让她不喷茶都难!!!

殷肖然没有说话,只是颇为淡然地看了看收拾桌面的徒孙,转手走向四大帝国代表所在的席位。身后原本还耍宝无赖的夜羽也收敛几分,嘴角含笑地与墨轩、朱玉等七人紧跟其后。

“进步如何?”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