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异能女帝

本能

  “身后的尾巴或许真的应该处理一下,但不是我们。夜幕的降临,也未必只是为了可以更好的杀戮。夜晚,黑暗,除了泛指没有光明以外,你不觉得更代表着某种意义上的包容、放纵、邪恶,甚至是展露人性本质而不为人知的一个不错的代名词吗?”殷肖然微微一笑,一如以月灵宫宫主出现时的装扮一般素雅出尘。蒙面的白纱,更是为它之下的倾城容颜频添神秘。价值身后几位与众不同的绝代佳人,一路走来所引起的侧目不言而喻。

“那你可以告诉我,你大晚上的不睡觉,跑拍卖场来干什么?”月如夜俊眉微皱,抬头看着面前这座装横奢侈,处处都带着人心深处所隐藏的贪婪与肮脏的雄伟建筑,一个名为“夜之魅”的私有拍卖场。

“黑暗尽头就是黎明,既然夜晚是隐藏邪恶与血腥的最佳伪装,我么有何不利用一下呢?随便,也来看看老朋友。”看着面前紫金匾额上那端正耀眼的三个用千年七彩琉璃雕刻的大字,勾唇一笑。

“血腥什么我不意外,但能让你露出如此笑容的绝没好事。”老朋友,除了你那两个极品挚友,那个人在被你冠上这个称呼之后有过不错的下场的?

“那就让我们拭目以待吧?”晓然一笑,两指并拢的左手一抖,一张通体用紫金雕琢方形金卡出现在两指之间。一轮几近圆满的明月凝聚在卡片背面,也正是那轮略有不足的圆月,让一直跟在其后,不言不语的陌倾城,大吃一惊。

“你好,我们是来赴约的,可以通知老板,只不过要随带的帮我解决一下身后的尾巴。”走上台阶,不急不燥的将卡片往门口的侍从眼前一亮,眯眼一笑。

“可······可我们只是普通的门侍而······”一见卡片,原本应对自如的门侍有些畏惧,结结巴巴的想要推脱这非主人人士下达的命令。

话没说完,一道迅敏的快影冲向了她,甚至,还带着点点致命的杀机。情急之下,已经无法躲闪的门侍全力自卫,外放的气息与灵力在身后凝成一幅有着十朵六角雪花的土黄色虚像。

“现在不是了?”早已料到她会如此的蓝衣男子微微一笑,借力几个空中旋转之后回到队里。后方的倾城认出,他就是那名唯一一个没有在赌坊显露实力的夫郎。,居然可以在白雪巅峰的全力一击中毫发无伤。不过,有着拥有那张卡片的妻主在身边指导,任谁身都能怀这样的实力,不是吗?

“我说过,包括自身的灵力在内,都不可以过分的依赖和看重。越是高级的修炼者在面临可能危及生命的情况之时,都会本能的释放虚像击退敌手,这是一种后天的本能,但也给敌人一算计的目标。好好练吧,也难怪你只是个门侍。”殷肖然不惊不恼的微微一笑,抬手拍拍余惊未散的惊魂门侍,插件而过。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