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异能女帝

引以为耻的名字

  说话间,衣裙飘渺,缓缓落地,犹如入尘天仙的殷肖然,不遮不掩的以本来面目,面对着这位曾经没少与她的主人,殷琦二公主一起欺辱自己的侍卫队长(黄衣妇女)。

“或者,我应该称你为殷琦二公主的贴身护卫队队长,兼,她的,走狗。”微微一笑,半眯的眼眸中却尽是寒意。素雅圣洁的白纱衣裙,也在这一刻将她装点成一名来自极北的冰川仙女,虽倾城祸水,却也冰冷无温。

看着面前震惊呆木的男男女女,肖然那淡漠的眼眸中闪过不屑。转身走向外表狼狈却不吭不卑的玄衣男子,单指点在了他的眉心之处。“怎么,仅仅因为灵力被封,无法召唤就沦为待宰羊羔、旱地蛟龙?看来曾经轰动一时的男性高手也不过如此。如今,你也尝到这过分依赖灵力的果实的味道了,感觉如何?”

男子没有说话,只是愣愣的看着眼前的冰川仙女,额头眉心的丝丝凉意渗透皮肤,游走经脉,原本干渴空虚的丹田也随着凉意的游走被充实、填满。他知道,这是被二公主封印的灵力重新回到了他的身体。

他一向讨厌女人,觉得女人都是虚假、浪荡、肮脏的代表,特别是在一次重伤之后被二公主拘禁、折磨,他简直恨不得灭了天下女性。但在面前这为一身素白,毫无粉黛甚至温度的女子面前,听着那和她表情一样没有温度、情绪的话语,尽然产生了几丝从未有过的飘渺、心动。甚至渴望时间能就此停住,不在流动。

“记住,不论在哪,除了肉体和自己之外,没有一个是能过分依赖和放松的。人与人之间比的也不仅仅是心计城府以及实力,而在于你平时的隐藏和积累。有时候,你的底牌越多,秘密越多,越是能在关键时刻,给予对手一意想不到的创伤和惊诧。这次,就算是给你一个教训。”说着,殷肖然便毫不留恋的抽手收功。淡漠的注视着正在康复的俊颜,“另外,没有人告诉你非礼勿视吗?”要不是知道这小子一切正常,我一定怀疑他眼部有毛病,这都盯了我几分钟了也不带动一下的。要是在前世,当个演员名星的绝对有资本,至少不会在闪光灯亮起时眨眼。

“啊,噢,是,对不起。”男子回神,充满愤恨的眼眸中有些羞意,本来惨白的面容,也在这一刻多了几分可疑的红晕。

“又来一个,看来我以后真的要少出门了。”看到这里,肖然的秀眉微微皱起。

“那个······这个,可以告诉我你的姓名吗?”天知道,在他看到她对他的样貌毫不感冒,甚至微微皱眉之时,心底的失落与伤心是怎样的难受。

“哦,为什么?从我出生,出了我的父母挚友和他们以外,人人都以知道我的名字为耻为辱呢。”不知为何,在看到情报上那刚正不阿,誓死不屈的顶天苍松,在自己面前犹如羊羔,虽然知道他是伪装,却还是忍不住逗上一逗。

****************

嗨,各位,晚上好,箫箫从老家回来了,之前欠下的五章会按每天加更一章进行弥补。而且。如今的肖然今非昔比,拥有夫郎八名,儿女多多。不过,对于一妻多夫的大陆而言,像她这样强大富有的精明仙女而言,八位夫郎的数量实在不多。不如各位来帮箫箫参谋参谋,改让谁晋升为肖然公主的第九骑士呢?是外表冰冷,延误皇族昏暗的月如夜皇子?还是已经芳心暗许的江寒同学?或则是接受公主帮助的文青公子?·····有话想说的各位读者朋友还请多多留言。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