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异能女帝

机会 新年三十加更。祝大家三十快乐,团团圆圆

  “殷姑娘很喜欢逛这样的小集市吗?”看着前面面无表情,却也只是淡漠而已的殷肖然,墨倾城有些奇怪。殷姓乃殷琦国姓,就算是少小离家,但好歹也在家生活了一段时间,确实好看不出一位大小姐,大郡主该有的架子与任性,反倒多了几分江湖人的凌厉与看破红尘的淡漠。而且,如无佳节大事归贵家小姐往往是不屑在大庭广众下露面选购,就算出来,也大多是赌坊青楼。

“无聊而已。”说着,殷肖然便很是随意的从边上的摊位取过一枚尚算精致的青竹发簪。严寒温柔的插在了身边司马朱玉的发髻之上,微微一笑。

“还算不错。就是材料有点低了。诺。”右手一旋,一支样式相似却更加精致的玄竹玉簪就到了她的手上,并在下一秒替代了那素雅竹簪。

“这样才相配,对不?”

“只要是肖送的。”朱玉微微一愣,面色微红的摸了摸头上那与魔玄晶的珍贵不相上下的玄竹玉簪,低声喃喃。

“这么说,要是想常看小玉玉红脸害羞,还要多准备一些玄竹玉制成的东西才行喽。呵呵呵~~”殷肖然噗呲一笑,眼含戏谑的看着甚是可爱的司马朱玉。

“你应该就是他唯一一个名正言顺的夫郎,凌宇飞吧?怎么,看见自己的妻主与别人亲热温馨不吃醋吗?”看着不远处嬉笑炸毛的几人,墨倾城面带微笑地走近宇飞。

“这是她所喜欢的。而且,就算我真的吃醋和去阻止就能不让她与别人欢笑了吗?她一向随心随性,无拘无束,如果你真的准备永远呆在他的身边,连这点都做不到就最好不要。”更何况,我又有何资格去阻止她和要求她呢?

“哦,是这样吗?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在你们新婚当夜,你凌宇飞是在准备行刺与她之后远走高飞,却不想被她制服。接着新婚第二天下午,新娘子就不知所踪。这些或许都不算什么,但在她办完事回家当天,却听闻甚至应征了那个传言,结婚不过······”看着背对自己,却闻言一僵的凌宇飞,墨倾城微微一笑。虽说相处不到一天,但他看得出来,殷肖然对每个夫郎的都很关怀,对着明曾经犯下足以诛灭九族大罪的正夫更是宠爱有加。而在他的眼中,除了没有分别得温情与宠你之外,也总是有着那么几分歉疚。既然如此,自己就来帮上一把,如果她给自己规定是八位夫郎的话,只要他退出,自己的机会就更大了。

“看在你是个外人,不知道那条禁令的份上,我可以放你一马。但若下次再自以为是的伤害他,算计他甚至是提及不该回忆的往事,我不介意破例食言。更不介意在你面前展示,我的势力,因为你永远都不可能说的出去。听见了吗?”墨倾城的话还没说完,几米以外,正与炸毛的月如夜周旋的殷肖然目光一冷,呼吸间就出现在了墨倾城的眼前。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