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异能女帝

并非只有实力强大才能承受

  “得了吧,就那个老财奴还奴役你,醉倒花点心思,搞点事故,或找些理由的从你这支出几千几万个紫金而已。奴役你,拜托,到目前为止,别说奴役了,就是玩心计、城府能玩过你的又有几个?两个手指头都不用数上几轮。奴役你,那太阳打西边出来都是正常的。”开玩笑。虽说你现在表面上的势力只有二灵、八秀以及暗夜,但他们的影响力和分支,早已渗透到大陆各地,说你是正的大陆的核心都不为过,更何况奴役你。切!

“那也不能总叫我去看一群狂风繁花在一起混战吧?就算我骨头再痒,也没见过这种解法的。”额······好吧,说奴役确实是有些过了。不过在将你们的招式实力倒背如流,出招西关鬼瓜烂熟之后,实在是很难找到解痒的目标了。

“或许,那边几个可以管些用处,而且是免费上门。”不知何时将目光转向一处人群的夜羽,微微一笑。

“你确定目前为止有人比你更能抵抗小然儿的攻击?”虽说每次切磋这丫头都有留情,但那技术、灵活性,以及变化的速度,实在是让人手足无措。

“有时候解痒未必一定要实力强大,有点小恩怨什么或许也很管用。而且,她似乎已经过去了。”说着,夜羽还指了指了刚才殷肖然还处于的位置。现在,已经没影了。

三秒过后

“臭羽毛,你故意的——!”

“打死他!打死他!打死他······”相隔数米,暴怒疯狂的叫骂声却清晰可闻。而在一处被人群紧密包围的偏僻角落,几名精装强势的妇女带着数名手持棍棒鞭杵,甚至是蔬菜水果鸡蛋的各色女性,殴打着位于包围圈中心的一名玄衣男子。伤痕累累,身心单薄,简单的发髻倍显狼狈,白嫩的脸蛋青紫斑斑,只有那双犹如墨色水晶的眼眸之中,依旧存在着堪比黑洞的深邃和愤怒的杀意。不吭不躲地任由那些往日他一个手指头就能解决的人渣废物来屈辱欺凌,但那双堪比猛兽的双眸却死死地盯着那名站在最前的肥硕妇女,仿佛要把她上吞活剥一般。

“死贱人,还敢瞪我!不过一名无官无名的平头百姓,就然还敢在得到二公主的垂怜之后红杏出墙,勾三搭四。今天若不好好的教训教训你这个卑微的贱物,我简直就是对不起你的八辈祖宗!来,打死他!打死他!”或许是被那双仿若饿狼的双眸盯得心虚,瞪得恐惧,那名壮硕强势的黄衣妇女,变本加厉的侮辱着、叫骂着。

“姐姐说得对。像这种连最基本的三从四德,以妻为天都不知道猪狗杂种,简直就不陪来到这世上为人。姐妹们,打死他!打死他!打死这个狗娘养的,婊子贱······”在她身后,一名怀抱数棵白菜的绿衣女子大声附和。只可惜,她话未说完,就被一道快若闪电的白影踢中小腹,吐血倒飞,重重的撞在了对面的红砖墙上,不省人事。

“贱人、红杏、勾三搭四、卑微的贱物,猪狗杂种。你好像也就敢在他灵力被封的情况下如此侮辱吧?莫宁城,莫大侍卫。”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