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异能女帝

随心的冲动

  “想什么呢?别告诉我你想为了一个白雪级别的毛头小子动用秘法。你虽不知道禁塔的内容和功效,大气中都有谁你还是知道一些,你认为我缺这一类人吗?”殷肖然当然明白他心中所想,但她也只是单纯的羡慕好不好?就好比她喜欢美色,但那只是单纯的喜欢,要是让她为了这一喜欢而去网罗天下美男倒也不难,把身份往外一丢就都来了,但她会觉得麻烦和浪费好不好。而且就算她真的想要,她手中握有二灵八秀,他才不过一个灵月之巅,虽说也很不错,但比起她还是有些距离的好不好?

“只要你高兴,难道你还怕多张口吗?”夜羽并不生气,温柔的搂着她那与他差不多高的身体,仿佛只有这样才能减轻他心口的疼痛。他是灵月之巅高不可攀的尊主大人,但是为了这个位置他付出了多少,经历了什么,只有他自己知道。但刚才肖然所释放的杀气和怒气远远在他这个尊主之上,也就是说,她的经历和付出同样都在他的所经受的苦难之上。他不敢想象,不敢想象那到底怎样的付出和训练。

“谁说我怕,但就算只是多张口,也要看看对方的意思和是什么口好不好?难道你要我去大街上随便拉个乞丐回去?虽然那也叫多一张口,但你确定也一直这样?”他是不喜欢过于温婉较弱的男性,但也没说可以在公共场合搂搂抱抱吧?虽说对面那两个人,只要她想,随时可以让他们永远闭嘴。

“那今晚去我那一趟好不好?”夜羽微微一笑,但在内心,他清楚地知道自己并不是在开玩笑,而是真的希望她能去自己那一趟,在看到她这样的恐怖与煞气之后。

“晚饭你做。”殷肖然微微一愣,她能感觉到对方在说这句话时双臂的用力,他在害怕,却不是在害怕她的恐怖,而是在为自己过往的经历感到害怕,这一点,她很清楚,也很温暖。

“只要你不怕我做的不如墨轩。”说句实话,他是真的没有想到,身为堂堂夜魔之主和第一非自有杀手的墨轩,居然在厨艺上超过了同样就是知道的他们。甚至寻遍月灵,也只有他可以说是比殷肖然差上一些。而自己的这位妻主的人,在没有外人时又很是贪吃,所以只要一有机会,这膳食的准备工作就一定会落在墨轩身上。

“不是不怕,而是你根本局不如他吧?整天就知道我自己脸上贴金。呵呵呵~~~”肖然低笑,丝毫不觉自己这一掩唇低笑的动作在他人看了是如何的美丽倾城,让人着迷和······吃醋。

“抱歉,殷姑娘,刚才之事确是在下不对。不过,几位的来意,在下也已经猜到一二。只要殷姑娘愿意与在下堵上一回·····”看着面前一身红装,在夫郎面前毫不做作、轻佻的出尘仙女,不禁为之失神的墨倾城竟萌生出一种跟在她身边的冲动。而有关殷肖然的事情,他也曾经打探不少,就是现在,她也一直在关注着她的一举一动。他一向随心,缺的只是一个至少看上去合适的理由。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