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异能女帝

无视

  “赌约。”笑容消散,面无表情,目光冷淡的殷肖然打断了倾城的话语。她有种感觉,自己那些不太可能的桃花债,又多了一朵。就因为自己刚才的一笑?

“在下赢了,姑娘要允许在下跟在姑娘身边学习;姑娘赢了,在下就是姑娘的随身侍从。”陌倾城一愣,他没想到此人的变化如此迅速,不过,一想到自己刚才定下的计划,他眼中的笑意就经不住的浓上几分。

“开玩笑,你这两个赌约之间根本就没有什么差别。什么学习和贴身随侍,你直接说呆在他身边的了。还有,你现在不过一个小小的银月级别,出了事情,到底是她保护你还是保护她哇!”本就因为妻主一笑而倍感吃醋的月如夜当下炸毛。如果不是有殷肖然在场,估计他早就扑上去,暴揍这名不知好歹的臭小子一顿了。区区二十几岁的银月二重也敢有如此想法,兼职局势不知道天高地厚。亏他还认为一直在人前展示繁花级别的他很优秀呢。原来也不过时间了一面就想近水楼台······后得月的臭小子一个。

“所以在下才说学习学习。殷姑娘认为呢?”墨倾城并不生气,想法,他已经猜出这名好吃醋发怒的男子就是上次殷肖然所说的那名十六岁达到狂风九重的六星炼器师,月黎国七皇子,月如夜。

“好。”凝视片刻,殷肖然很是平淡的说了一个字。

“那好,无影,准备器具,我们就来摇股子比大小如何?”倾城一笑,早已料到般的招呼无影准备一切,并回头笑问不远处神情冷淡的未来妻主(至少,他是这么认为的)。

“你认为他是一个拒绝就会放弃的人吗?”不等月如夜再次发火,墨轩清冷无波的声音在脑中响起。

“或者,你对自己,对她,都没信心。不要再让他对你失望。演戏可以,假戏真做就不好了”墨轩淡淡的看了如夜一眼,跟着一言不发,走向赌桌的肖然后面向前走去。

“我,我只是提醒他一下而已。”月如夜微微一愣,有些不满的嘟了嘟嘴。不过,生气归生气,对于这个上进、精明的男人他还是有些了解,也知道他不是一个会轻易放弃自己认定的东西的柔弱男人。不过,就凭他那两下子,想让小然儿看上,还差得远呢@!哼!

一切就绪,分居两边,殷肖然那不带半分感情的声音就抢先响彻倾城的脑中。

“比大比小?”

“殷姑娘很喜欢用传音吗?”墨倾城微微一愣,并不生气,只是同样以传音反问肖然。

“懒得开口。”这是墨倾城从她眼中读出的意思。不过,不管如何他对自己还是很有信心的。

“那么,我们就来比大好了。”

“行。”传音袭来,端坐的人儿却没有半分动手的意思。

“那,我先来。”连先后都懒得说了吗?还真是不给我半分机会呢。

肖然不语,也不看他,只是默默的接过夫郎递来的温茶,闭目轻品。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