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异能女帝

是男尊还是女尊?

  众人低笑,被提到身份的司马无极也没有不悦,只是神情淡漠的挑了挑眉,并不言语。

倒是对面的无影闻言皱眉。世人皆知玄幽阁阁主虽不如夜魔之主残酷极端,也不如月灵宫主那般神秘莫测,但在江湖上也算是出了名的无情冷漠,他人勿近,就算是他最亲信的心腹也要站到三步之外。而听他刚才那句话的意思,这个殷肖然不仅可以打破这一持久的惯例,更与这玄幽阁主有着不凡的关系,连“宠物”这样的称呼都能脱口而出。只是······

“只是,这在面对对手时分心的习惯可不眨地。”悄然无息,一身红装的殷肖然出现在她的身后。而当他回身攻击,却又连一丝残影都未看到。

“呵呵呵~~~小子,心智不错,虽说刚才我眼中一闪而过的杀意你未必看得到,不过那源自心底的惧意和冷意你应该深有体会。居然可以在心智的坚守和白雪级别实力的运用下使自己只是微微变色,不错不错。呵呵呵~~~”轻笑间,手持红绒折扇的殷肖然从夜羽的身后缓缓走出仿佛刚才的瞬移只是幻觉。

但是无影知道,那并不是幻觉,因为在刚才那一刻,他在同样感觉到了连主人都无法给予绝望和恐惧,还闻到了一丝若有若无的奇香。雅而不淡,香而不腻,郁而不浓,沁人心脾,那,应该是属于她的,香如其人。

“不过,你倒是说一说,为何杀我?别告诉我是因为你主人是男的。”此话一出,无影心中那本还荡漾的几分好感当下全无。见过自信和厚脸皮的,但没见过这么过分的,虽然她也去是有过分的资本。

“你对主人照成威胁。”在他发起攻击之前,那名任由她从身后走出的蓝衣男子(夜羽),以及从始至终出了几分单薄的微笑就是冷口冷面的黑衣男子(墨轩)就已略带警告和嘲讽了看了他一眼。也就凭这一眼,他知道自己并非其敌,但还是不管不顾地向其出售,但令他没有想到的是,那女人就好像背后涨了眼睛一般,不用任何人提醒帮助就抢先一秒的将被她调戏得呆愣的夫郎暴力了危险范围。而其他七人,看上去最弱的白衣男子(冰玉辕)也有着不凡的自保能力,这群人,绝不好惹。

“额······他的主人不会真的是男的吧?”殷肖然并不在意无影那奔腾的杀意,嘴角微丑的看向身边的夜羽。

“为什么这么问?”夜羽一笑,并无不快,相反还一脸温柔地看着妻主。虽然这样的消息只要她想知道就没有不知道的。

“因为如果是的话,我会怀疑这里是不是一女为尊。怎么我所见过的势力组织,十个至少能有七个是男性为主?”而且谁敢说有一个丑的我喊他爷。

“只能说你运气太好了。”月如夜很是不快的嘟了嘟嘴,不过仔细想想,也确实是如她所说,十个,至少有七个是以男性为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