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异能女帝

公平

  “那你是希望男尊还是女尊?”夜羽扑哧一笑,柔情中饱含宠溺的看着妻主。但也就是在那宠溺的背后,殷肖然看到了几丝若有若无的认真,仿佛只要她一句话,他就会立刻将这个社会变成真正的男尊或女尊。

“有区别吗?不论是男尊还是女尊,不都一样是以强者为尊?不都一样有着男女豪杰?不都一样是,有这实力,就有着一切?”殷肖然一脸淡然的挑了挑眉,好像没有看见那宠溺背后的内容一般。只是,在她有意无意的加重“一切”二字时,嘴角那浅薄的微笑有了些许不易发觉的变化。

“只要你高兴。”夜羽微微一愣,但也只不过是片刻中的片刻,那么认真就完全融入了宠溺之中。

“这儿才是我的小羽毛。”勾唇一笑,一切了然的殷肖然旁若无物。

“你,到底是谁?”咬牙蓄力,象征着白雪巅峰的十朵雪花在背后显现。就算明知不敌,他也要拼上一拼,只以为在夜羽问肖然问题是那能将世界改变的危险,他也要为了主人,拼上一切。

“想要动手?你确定你能打过他们中的任何一个。”缓缓转身,消失无影,手中那合起的折扇骤然打开,除了她和玉辕以外,七位蒙有面纱的美人身后,无不凝成了各自级别的象征,最低的,也是蓝天五重。强悍的威压一下子将无影震得没话。如果不是亲眼所见,打死他也不相信以往万中难有奇异的蓝天级别,在这竟如此普遍。至少在这一行九人之中,七个显示实力的全是蓝天,而且最低的都是正统的蓝天五重。他不过一个小小的白雪巅峰,跟他们斗,开玩笑!人家动一下手指头都有他受的。

“呵呵,小子,先别忙着震惊,回答我,这是什么?”殷肖然呵呵一笑,平伸的扇面之上,不知何时出现了半杯清澈的泉水。

“半杯清水。”她问这个干什么?

“但在我眼里,这是可以用来装满任何一杯东西的容器。”殷肖然微微一笑,并不对他的回答给与对错,而是默默的说出了自己的答案。但也正是这一答案,让对面的无影,意见出尚未现身的主人,闻言一震。因为,在刚才他问出这个问题时,这个主人的答案与手下的差不多。但是她的答案,却完全给了他一个全新的思路。

“学无常师,无处不学。小子,记住,在面对等级高于自己的敌人时,你要想到不是什么硬碰硬,而是如何在看似不公平的战斗中寻找公平。级别、性别、家室、出身、天赋,这些平时看上去代表了一生的东西细想起来,其实也并不代表一切,只要,你换个角度。就像刚才,你们把目光都锁定在了杯内的液体上,而我是在看杯子,得出了来的结果完全不同。如果你真的想成为你主人的左膀右臂,想陪着他走完一生,光靠武力和勇气,甚至是视死如归的决心是没有用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