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异能女帝

  殷肖然坦然自若,面含微笑,丝毫不受周围目光的影响,只为自己的计划做着准备。毕竟,她从来不做没准备的事,也从来不做吃亏多余的事,就算今天过后无人人的自己,但她来了就是来了,不捞点什么好的太对不起自己了。当然,钱,是必须的。

而就在一处较为隐蔽却处处透着富贵享受的密室之中,一名身着玄色暗花蟒袍,面带银龙面具,傲然霸气,犹如万兽之王,天地霸主的高贵男子,嘴角含笑的注视着那犹如人头大大水晶球里放映的情况,而殷肖然的那一身红,无疑成为了他的目标。同时使得那一向淡然冰冷的眼神中多了些丝玩味。

“好一名妖艳清灵的出尘尤物,长这么大,还有一次见到比男子还有充满诱惑和魅力的女子。柔中有刚,浮中有稳。看来,今天这趟赌坊,没有来错。”

正如殷肖然之前在画舫上说的那样,别的她或许不行,但这摇色子猜大小她是从未输过。这不,出了几次为摆脱鱼虾而故意的失误以外,她是猜哪个那个中,就是在别人眼红想要跟上,该犯错的时候,她也没有一次对过。这一点在别人眼里或许是蹊跷、诡异,但在八位夫郎和那名神秘男子眼中,就只有一句话“她太熟悉这种玩法和庄家的本事了,甚至已经成为一名远超明处庄家隐在庄家,要输就输,要赢就赢。”

二十把后,庄家的神色已有变化,甚至还有着那几滴晶莹的冷汗。就是一只黑着脸的月如夜,也忍不住露出笑意。而那几名一直想要跟手的赌徒,除了偶尔赢上一些,根本不能和快将银币变紫金的肖然相比。而且几乎每次下注,都是明面上的倾财而出。

“无影,盯上这个女的,她不简单。”进退有度却又占尽便宜,这丫头的来历与头脑绝不简单,包括,她身后的那八个人。

“是。”无影应道。其实,就算主上不去指明,他也早已注意到了这似乎将一切都掌握在手的妖柔女子,她那被眼帘几乎遮盖的精光和朱唇上哪诡异的微笑,无不显示了他的自信与嚣张。这样的人,往往不是为友,共创天下;就是为敌,步步惊心。在这也就是成为明里暗里的臣子,任由摆控,而他,绝不允许这样的事在主上身上发生。

“看来,已经有一些小喽啰忍不住要为他的主人排忧解难了。”眼看庄家,暗中却已将一切掌握的殷肖然微微一笑,用只有夫郎可以听见的声音,低声轻语。言谈间,更有着对那对主仆的些丝趣味,区区靠紫灵晶石监视情况的小儿科也想瞒过她,太不把她这个商界的皇者当回事了。就算要玩阴的,我最起码也有资格让你叫我一声娘!

“要我去处理一下吗?”身为灵月之巅的尊主大人,可以成为与肖然并肩,为她分担的贤良内助,那点小玩意又岂会是他的难题?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