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异能女帝

无时无刻不风流1

  “用得着吗?不过是区区几没紫金而已,那个牧牛桃那次问我要钱不是几千几万?”殷肖然仿若不知,秀眉微皱的小脸上写着不快。不过才区区几十枚而已,更何况别说她了,就是她随便一个夫郎也出得起,用得着这么担心吗?

“更何况我不是说过吗,就算只是会,也要拿来就能用。你确定这里的小儿科能难住我?”你就这么不相信我的实力。

“是是是,我的妻主最厉害了,不过别忘了你刚才答应我的事。”司马朱玉噗呲一笑,同样无视了身后那可以吃人的黑脸恶魔。

“好哇,我去办,不过,你要如何报答我?想当初一样不顾世俗伦理而随心所行?”素手一挥,该有的收益就全部消失。眯目轻笑,一身红装,眉宇间的那几丝邪魅与妖娆更是令她成了罂粟般的存在。

司马朱玉不是笨蛋,当然知道她指的是哪一天。本就因为她的调戏而有着几分红晕的俊颜瞬间通红,当日自己因为一见倾心的举动更是如走马灯般一一滤过。往日的冷静、温和与聪慧,在这一刻完全消失。

殷肖然一笑,当初那件事虽说出乎自己预料,不过也可以说是在预期之内。自己,也早已设下了该有的结界,不过如今,她只愿以后没有人会因为这次特列而一一效仿。

“要不要,再来一次。”不过想归想,她是绝对不会放过这样个调戏美人的大好时机的。

起身微笑,贴耳低语,略带几分挑衅的眼眸却看向他处。而司马朱玉那本就红的可以的面容更达极限。

话音未落,殷肖然就一把抱住卡机的朱玉闪身必过。半秒之差,刚才所在的地方就成了一片灰烬。至于其他七位夫郎,就算是最差的冰玉辕都可以自保,其他人就不用说了。把在危险区域内的百姓推离都是轻而易举,顺手牵羊。只是,月如夜看着殷肖然搂着朱玉腰部的左手的目光很是不善。

“什么人?!”司马朱玉就是司马朱玉,好歹也是经过殷肖然专业指导和看重的人选。在殷肖然抱住他的那一刻就已有所警觉,背后汹涌的杀意更是唤回了他应有的理智。看到那碎成粉末的五品檀香赌桌,朱玉的心中甚是懊悔,这要是出了什么突发事件,自己刚才的样子除了拖后腿绝对没有第二种可能。

“噗嗤,小玉玉,不错嘛。一个白雪级攻击就行了。只是你这样很容易让我怀疑自己的魅力有些下降哟,怎么说我也是将媚术练到极致的人吧。就算不想用,着一举一动间也会带点,这么快就回过神了,实在是很打击人家的自信心诶。要不······今天晚上在磨练磨练?”殷肖然低声轻笑,完全无视对面那黑衣冷面的白雪巅峰,贴耳低语。没办法,谁叫司马朱玉的脸色还没回复就一副谁欠他八百万似的,实在是让人忍俊不禁。更何况,在这方面她一向不会委屈和亏待自己。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