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异能女帝

不是在我眼中如何,而是事实。

  “乖,没事了,不哭了,不然我还要花心思去恢复你的小眼睛,我可不想自己的小夫郎顶着一对兔子眼出现在他人面前。”殷肖然微微一笑,知道经过这件事之后,就算面对自己的兄长,月如夜依旧会犹豫不定,也会比没有这件事好上一些。

“谁兔子眼了,我,我只不过是被风尘迷了眼睛,一点事都没有。”如夜嘟嘴,一脸不快的转过头去,只是再看到栏外风景时,眼底那满满的幸服与快乐,并没有瞒过七人一鸟的眼睛。至于殷肖然,劝也劝了,吻也吻了,到最后她的如夜美人只留给她一个后脑勺,你说她能怎么办?不过,她好歹也是两世为人,如今更是与八位夫郎有着不小的默契,就是猜,她现在也能把这个小醋坛的心思猜个八九不离十。

“哦,是吗?这么说我今夜又可以品尝到小羽毛的手艺了。”自从来这,自己那几十道,甚至百道有着未来韵味的菜肴就成了凤毛麟角,抢手之货,而在八位夫郎,甚至她所认识传授过的人当中,就这个一向严明公正的尊主大人做的最棒。他就不信,在经过这样大的波动之后,今夜他能一人安眠!更何况就是换成自己、夜雨,甚至墨轩,相信也没有一个人有这把握。

“你······吃吃吃,整天除了吃就知道玩,今夜你在哪睡在哪睡,关我什么事!”月如夜转首怒瞪,但这样的威胁对于殷肖然而言,还不足挠痒的十分之一。气得他再次撅嘴转身,不再理她。但在内心里,她还是很希望妻主可以因为他而打破一次一人一夜的顾虑,陪陪他。

低声轻笑,环视众人,微微上挑的眼眸中有着戏谑的韵味。“是呀,除了玩就是吃,不过,今夜的我很想尝尝这经过风雨洗礼和陈醋浸泡的小美食哟。你说呢?”无视怨怒,伸臂将月如夜纳入怀中,贴耳低喃。臭小子,不知道自己生气时更容易引人犯罪吗?

“谁被陈醋浸泡了,明明是你先惹人家好不好?”月如夜全身一颤,气闷得看着身后保住自己的妻主,嘟囔道。

“好好好,不过,在这坐着实在无聊,小夜儿想不想玩点刺激的?”

“你又想干什么?”一听这话,月如夜心中立刻警铃大作。

“想什么,我在你眼中就那么饥渴吗?!我是想离开这里去赌坊好不好?你这脑袋瓜里整天都装这些什么玩意,还整天说我没正经。”肖然皱眉,没好气的敲了月如夜的脑袋一下。

“不是在我眼中那么饥渴,而是你一般说这话都是那类事。”月如夜在心里暗自嘀咕。

“你会赌?”司马朱玉不气不怒的看着妻主,能不从家里拿半分钱的创下如此事业,对于这最初的资金来源他已有些猜测。

“别的不会,就是这赌大小还说得过去,至少到现在,我玩过的赌坊中还没输过。”殷肖然手搂如夜,眼带得意的昂了昂头。

“那一定没少被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