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异能女帝

激动后的平复

  “你敢!”一听这话,月如夜脑中那还在放映的画面中的自己当真换成了自己那冷如墨轩,却已暗许芳心的五哥,甚至想都不想的对着肖然爆出此句,甚至在那充满怒气的眼眸中还带着点点泪光。

“为何不敢?”看着近在眼前的憋屈的小脸,殷肖然是多想放弃戏弄,去亲吻,去安慰。她表面不恭,甚至顽劣调皮,但在心里,她对他们的了解不亚于他们自己。她知道这样做会让这个小可爱的心中多痛,她也知道每次自己以他五哥说事时,他又是什么感受,她感同身受。但她知道,今天若不趁机将此做绝,让他完全对自己拥有信心,日后当月如玉真的追求自己时,他的委曲求全将是自己最大的障碍。她必须很,也必须这样做,纵使现在自己的心也在打结。

“我,我······小然儿,我错了,我错了好不好?我不是故意要和你顶嘴、对抗,我也不是想要一心将你锁在自己身边。我只是不想失去你,长这么大,你是我唯一一个真正给我温暖和家的人,我不想失去,我不想被你忘记。”看着面纱下眉目轻佻的妻主,一向内在刚强的月如夜真的哭了。甚至不顾形象和面子的抱住肖然,痛哭低语。

“我知道你不是池中之物,我也知道你日后的红颜将不止我一个,我不在乎,我天天吃醋、不快,只是想以另一种方法让你记住我,就算不是以高兴的代表也行。小然儿,我错了,我道歉,我现在真的很不好受,我错了。呜呜呜~~~”

看着身上痛哭发泄的美人,听着他发自心底的字字句句,殷肖然轻不可察的将他拥入怀中,仰头望天,迫使那涌到眼眶的泪水回流入体。事情到了这个地步和火候,也差不多了。

“乖,乖,我知道,我知道。我一直都知道你这样做的原因和初衷,我没有怪你。”微微一笑,缓缓蹲下,双手捧起他那满是泪水的笑脸,探头轻吻。“乖夜儿,不哭了,就你那点小心思我在不知道,又如何当得起月灵宫主?好宝贝,不伤心了,我这样做,还不是因为你整天对我和你五哥疑神疑鬼。今日若不给你来个重的,日后你那头一次爱上异性的五哥当真追我,你这个小醋坛子再在旁边口是心非,推波助澜,你还要不要我有清闲日子了?乖夜儿,到时就算我再不想去,再不喜欢,因为你这个小醋坛子,你说我是娶还是不娶?”这小子,难道不知越是冰冷淡漠的人,在认定某人某事之后,往往就越是执着吗?

“对不起,我错了,我不是故意这样的。然,你别生我的气好不好,我知道错了。”有着殷肖然的亲自训练在先,月如夜的心境就算比不上他的妻主,在同辈同龄人中也已是难得佼佼者,何况现在在爱人的爱吻与抚慰中,他的心情早已平复不少。他不笨,知道自己的犹豫和不定会直接影响到殷肖然的以后和哥哥的一生,甚至还会牵一发而动全身的影响到整个大陆的局面安宁。

*************************************

昨天今天总共一天半的考试,所以没能及时更新,今天三更,先奉上一更,望各位读者多多担待。祝大家新年快乐,业绩优异,天天健康,马到成功!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