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异能女帝

互不能忍

  “啊!偶滴糕点”彩云惊叫,如离弦的羽箭一般,在第一时间冲向湖面。那速度,恐怕就是飞毛腿导弹也不过如此。

女子并不阻拦,也不说话,但有轻微弧度的嘴角愈加上翘。边上的一名身着翠衣,怀抱半岁婴儿的男子却是忍不住笑出声来。

而此时已经冲到离湖面不过厘米距离的彩云猛然刹住,羽翼连挥地打量着面前只有轻微波澜的水面。歪头、皱眉、直头、转眼,似乎在苦思为什么自己使出最快的速度也没接到点心,甚至连它落水的波纹和声响都没看到听到。

就在这时,一声悠扬中带着得意的口哨从身后传来。转头望去,只见那该死的小二(月如夜是殷肖然第二个男人,而且从来就没和彩云对上眼过,所以它就在暗地里叫他小二。)正得意洋洋的对自己吹着口哨,那摇动的右手中正握着刚才那被他“扔”出去的点心。而在这样的情况下,就算彩云再是白痴也该知道是怎么回事,更何况它还是一族之王。

“死小二,我饶不了你!”因为愤怒,本来温润的嗓音变得尖细喑哑,因为愤怒,本因急速俯冲而消耗的体力迅速回升。

“抽菜鸟,你骂谁小二?!”本还心情不错的月如夜一听这话,顿时怒火就上来了。

眼看着从来就没消停过的一人一鸟即将再次上演一场疯狂对决,以来自殷肖然私人港口的暴跳声成功阻断。

“我管它那艘船是公的母的,本少爷今天就是要和三哥上去好好的玩上一玩。你该禀报的禀报,该记录的记录,反正那艘画舫本公子时尚定了,最多也就是多付点上船费罢了。”

“这位公子,在下刚才已经说过了,那艘画舫是主人与姑爷闲余游玩时所用,并非载客和赚钱之物。公子若想登船游湖,大可去它处租用,或者,直接下去,一品此湖酸甜。”听到男子愤怒的大叫,秋雨的秀眉不禁皱皱,以至于最后不卑不亢的讽刺一句。天知道,身为三大巅峰之一月灵宫四尊中莺声魅尊的嫡系手下,别说区区几名公子,就是国王见了她也要客客气气礼让几分,今天居然让一个毛头小子大吼大叫,说出去还不被其他姐妹兄弟笑掉大牙。要不是如今自己的首要职责是为主人守护码头,听从吩咐,她一定好好整整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臭小子,怎么说她也是个可以直挑主人主爷之外的蓝天的绿地高级。

“你······”蓝衣公子不笨,当时就听出了她言下的嘲讽,巴掌大的小脸顿时通红。他虽非女子,但在家也算是爹疼娘爱哥哥宠,何时被人这样这样污辱,而且还是一个受码头小小下人。而最最不能让他忍受的是,一向宠着他、顺着他的三哥居然闻言低笑。全都是这个臭女人干的好事。

“丑女人,我告诉你,你马上给我把那艘破船叫过来,不然本公子我现在就那你做木筏游湖,你信不信。”说着他就要去抓秋雨的衣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