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异能女帝

怪物园

  “春来早 清梦扰 楼台小聚诵今朝

又何妨布衣青山坳

月如腰 琴指蹈 醉时狂歌醒时笑

莫辜负青春正年少

千金不换伊人回眸金步摇

眉间朱砂点绛秋水蒿

浆声灯影流连处 青杏尚小

羞闻夜深海棠花娇

空自恼 夕阳好 前尘往事随风飘

恬淡知幸福的味道

霜鬓角 难预料 尤记昨日忆今宵

却不知岁月催人老

拄杖南山为把柴扉轻轻敲

白发新见黄口旧知交

对饮东篱三两盏 何妨轻佻

把酒问月姮娥可好”

琴声如常,歌声依旧,缥缈清幽的自弹在上了船的几人耳边回荡,激动的心情不觉平静,繁杂的琐事一干二净,前所未有的轻松与舒畅深入心魂。纵然是见惯奢华,听遍名曲的几人也不免为之沉醉,留恋痴迷,甚至有种让时间就此凝固的冲动。一股暖心的热流流变全身,自身的开始灵力不自觉的自我运转、精化。

“千金不换伊人回眸金步摇

眉间朱砂点绛秋水蒿

浆声灯影流连处 青杏尚小

何时红了樱桃

拄杖南山为把柴扉轻轻敲

白发新见黄口旧知交

对饮东篱三两盏 何妨轻佻

把酒问月姮娥可好

金缕一曲羡煞尘嚣”

一曲唱毕,空灵的歌声与奇妙的曲调却是绕梁三扎,令人痴醉。只可惜,没有什么是完美的。

“公子,请缴纳六百紫金。”琴曲刚停,一名身着粉色衣裙的飘然少女就来到了几人面前,不吭不卑的对走在前面的男子微微鞠躬。

“什么?!六百?!不就是一首歌曲嘛,而且这是她自己要弹的,现在居然来找我们要钱,你们的主人还要不要脸哇!”本还为之陶醉的蓝衣公子一听这话立刻跳脚。六百紫金哇!他两个月的零花钱也不比这多哪去!

“这首歌名叫《金缕衣》,整个大陆会弹这首曲子的也只有主人。几位公子可以问心自问,从小到大可曾听过这样的琴曲,可曾有过这样陶醉,如今,是不是觉得灵力也有所进步?另外,小女子不妨提醒几位一句,岸上那位秋雨姐姐是绿地高级,在杀手方面更是榜上有名。而且这里也不是几位的府邸,要想撒野,还是另寻别处,我们这,不缺练手的标靶。”女子的眼中闪过杀意,隐隐约约,一股可称银月巅峰的气息弥漫开来。

“你······”说实话他私心里并不讨厌刚才的曲子,这也确实是他第一次听到如此好曲。但刚才那个臭婆娘的年龄撑死也不过三十五岁,而面前这位也就最多二十出头,绝然一个绿地高级一个银月巅峰的,丫的自己是不是进入魔兽园了,没一个是人的。不过不可否认,在她这样一个银月巅峰面前,就算自己这一方全力抵抗、拼命、逃脱,也只会成为他掌上的玩物,连让她认真的资格都没有。

“姑娘息怒,是在下平时管弟不严,使得他如此无礼放肆,但请姑娘放心,小弟绝对是无意之言。”感到少女身上不浅的敌意与杀气,白衣公子目光闪烁,不着痕迹的闪到弟弟前面,暗中显露出那象征自己身份的玉佩。

“我只是遵从主人命令,前来收取应到的费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