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异能女帝

多管闲事的关心

  “你······三哥。”蓝衣公子气坏了,抬腿就要再找秋雨理论,被身后的白衣男子抬手拦住。

“好了,别争了,早就听说金丝羽椿坚硬却不重,墨血菱生长苛刻。如今,君然有幸能坐上用金丝羽椿为船身,墨血菱为楼台的画舫,这三千紫金也算不亏。”要知道这两样木材可是万金难求,而如今居然有人用万年佳木打船造舫,可见此人是个极有财力而又颇懂享受之人,还真想见上一见呢。

“公子好眼光,正是采用两万五千年金丝羽椿和三万年墨血菱所打造的。不像某人,直知道整日跳脚乱吠,一点正经本事都没有。”想到当时主人从妖皇宝库中取走这些是那肝疼的表情,她是什么时候想起什么时候觉得好笑。

“小弟或许确有不对,不过,在下也想请姑娘注意用词。”乱吠,那不是在说狗吗?

“抱歉,我就这性格。几位若想上船就交钱上去,如果不想,还请离开这里,不要打扰我们工作。”秋雨皱眉,不亢不卑的看着对方。比气势眼神,呵,抱歉,这在月灵宫是基本功。

“我们走。”白衣男子皱皱眉头,看看画舫,转身就要带着同行之人离开码头。

“哼,鬼才愿以上你们的船呢。”蓝衣男子愤愤的瞪了秋雨一眼。

可他刚一转头,就撞上了前面突然停下的三哥的背部,差点没把他鼻子撞歪。

“三哥,你停下来好歹也招呼一声吧,人家的鼻子都快歪了。”

但白衣男子并没回答,而是目光深邃的望着那湖面上的画舫。恍惚间,清脆悦耳的琴声传入耳中:

“江南可采莲,

莲叶何田田。

中有双鲤鱼,

相戏碧波间。

鱼戏莲叶东,

鱼戏莲叶南 。

莲叶深处谁家女,

隔水笑抛一枝莲”

“三哥,好好听的曲子,恐怕就是京城第一歌姬也要自愧不如。哎哟,臭女人,你干嘛踹我?!”本还因那如铃死水的歌声而陶醉的蓝衣男子,立刻捂腚跳脚。本来的好心情一下全没了。

“踹你,没让你生不如死就是大赦。居然敢拿主人的琴曲与那些歌姬相提并论,雪獒皇室的家教还真是让人刮目相看。哼,土包子。”秋雨双臂环胸的瞪着蓝衣男子,但心中却着实明白,若自己不出手惩罚,就凭几位主爷明里暗里从晶佩中传来的冷气与杀意,这小子的医生可以说是彻底完了。呸呸呸,想什么呢,他与我根本八竿子打不着,闲着没事吃饱了撑的才关心他呢。

“你·····哼,什么不能相提并论,我看还不如那些歌姬红倌呢。江南江南,站在东方唱江南,病的不轻!”蓝衣男子丝毫不知秋雨用心,依旧毫无顾忌的批评辱骂。而秋雨这边,若不是她受过一定训练,光凭那十个极北地狱也比不上的寒意与嗜血,也够她吓破心脏的。而那沁人心脾的歌声仿佛完全没有发生一般继续歌唱,甚至,还透着那么几丝笑意。

“江南可采莲,

莲叶何田田。

中有双鲤鱼,

相戏碧波间。

鱼戏莲叶东,

鱼戏莲叶南。

“羽芸,上船。”不等听完歌曲,白衣公子就已率先交钱走向码头。

“啊?上船,哎哎哎,三哥,等等我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