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异能女帝

有妻如此,夫复何求。

  “如今你的身份除了是生来就有的以外几乎全部暴露了。明天和水宗一战还要继续吗?”月如夜一边逗弄着自己与爱妻的小女儿,一边眼带戏谑的挑了挑眉。

“等不及了?虽说如今阅月黎女皇一如既往的执掌朝政,朝堂上也依旧只有支撑你那几个姐姐的。不过,我向来喜欢不鸣则已一鸣惊人。但若是你现在就想当皇帝的话也不是没有办法。”这小子,有了后代就不要妻,这么好的表情就只给那两个臭小子和这个小丫头,偏心哇!

“你就这么想让我走?”

“你认为你有那才能吗?估计坐不了半天就会炸毛,与其到时候把整个皇宫焕然一新,到不直接走个过场就挂名离开。”明明是你只知道疼女儿倒怨起我来了,什么人哇。

“今天你暴露这么多身份,却把接待的事情扔给你那老朋友,就不怕她炸毛?”诸葛玉文看着没好气的丢给入夜一个白眼的妻主,微微一笑。

“他巴不得天天手里收到手软呢。不过听说这附近有片湖是出了名的清澈幽美,反正今天闲着没事,不如去游湖品茶赏景挺曲如何?我可是特地让人准备了最适合的茶点瓜果哟。”翻个白眼,殷肖然一脸孩子气的环视八位夫郎,只是在看月如夜时直接跳过。弄得他有些可笑不得。

“你弹?”

“不想听可以不去。没人逼你。怎么样,小羽毛,一起去玩吧?”轻哼一声,喜笑颜开的抱住夜羽的胳膊说道。

“你就不怕被人认出?”看着故意忽略的妻主,夜羽无奈而宠溺抹去她嘴角的残渣。发自内心的希望她可以一直这样天真下去,可惜,这只是她对自己放松时的一种伪装。

“有你这个空间之主在有这个必要吗?再说了,那吃上台我是用真声,要不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我才不会整天用腹语伪装呢。那几个老家伙是一个比一个精,为了练得跟真的一样,我可比在十九地狱里呆两年还亏。我不管,在比赛没有结束之前,我的餐饮全部由你负责。”

“我那些东西好像都是从你那学来的吧?”这丫头,真是装什么什么像。

“我不管,反正这次游湖我是去定了,这段时间的餐饮必须由你负责,不然我先把你丢十九地狱去,然后找个替身代你上场。”殷肖然小嘴一嘟,倔强中带着不满的抗议着。

“又要带那只死菜(彩)鸟?”看着故意忽略自己的妻主,虽说知道这是她故意的伪装,并非真意,但身为她的夫郎,看着她与别的夫郎如此嬉笑,终究还是有些不快。但当她看到怀中安眠的女儿,又禁不住的翘起嘴角,是啊,就算她再怎么忽略自己、不理自己,但不都和自己吃醋顶嘴一样,只是表面。她心中有他,在乎他,又和她有了这样倾城可爱的两男一女,相比与那些只求安生,尔虞我诈的家庭而言,他又有什么可不慢的呢?他,只要一家健康幸福就好。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