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异能女帝

借只猎物

  “是是是,不是应付,是闲暇时的娱乐行了吧?”看懂了她眼中的含义,司马无极忍不住笑出声来。跟了她这么久,也算大致摸清了她的心性,面冷心热,就算她表面再怒、再被、在不正经、调皮、冷酷,放在心上的人就在心上,一点点的小事,甚至就算掉身价,她也要一管到底。

“随你玩,反正一个小小的司马家族,别说是我,就是现在的玄幽阁也未必放在眼中。既已挑明,这个家族就可以说是你的猎场,出了事,我负责。报父仇都不让,这世界还有没有道德良性了?”又是一个不客气的白眼,对于身边那因为那无极而引起的轰动则是无视,完全放手的走到一边,放出一把上好的金椅品茶食果。完全不在意自己身在何处。

司马无极看着并没走远,暗中观测一切的妻主,微微一笑,上前两步,看着早在自己出现只是就已目瞪口呆的司马家主,公式化的客气道:“司马家主,别来无恙。”

“无······无极。”刚一出口,一枚带有新鲜唾液的梅核就准确无误的击中了他的面颊。

“这两个字是你叫的吗,家住大人。”默然抬目,其中极寒与笑容的嗜血令家住全身一颤。

“抱歉抱歉。”司马家主脸色一白,就凭刚才他俩间的互动,蠢蛋也能猜出他们的关系。更何况刚才殷肖然一句猎场,就已经摆明了自己这一族人的生死都将掌握在这个阁主的手中,而且,只是已经蓝天七重的他的一个闲暇时玩乐的去处。

“这世上,只有我看不上和不想扶的人,就没有我想扶却扶不起的。司马家主,世上,是没有后悔药的。”轻笑一声,邪魅的笑容中带着丝丝的嘲讽与不屑。

“是······是······小人知错。”捂脸颔首,他还是小看了那一枚梅核的攻击力。看似无奇的一下,却蕴含着他难以压制和抗拒的火气,甚至在对话间就已蔓延到大半身体。燥热、难耐、焦渴,简直就是另一种春药的表现,只是就算给他千万个胆子也不敢表现出来哇!

“灵儿。”身为月灵宫重力培养出来的副手级人才,刚才那枚梅核的玄妙他岂会不知,毕竟,她最擅长的就是整人和暗劲。杀人对她来说,早已没了人和挑战和乐趣。

“切。随便你们,反正你们没一个是场内人,生死由天。别丢脸。”看了看有些哭笑不得,爱怜而无奈的司马无极,殷肖然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不再多言。

司马无极,无奈的笑了笑,转头看向司马家主,微微一笑,身侧两只玉手之中迅速先出一对黑气环绕的冰晶匕首滑入手中。“猎物,开始吧?”说着,不亚于墨轩的冰山面容,绽放出一抹嗜血、阴邪的笑容。

“在这之前,我要先向你借只猎物。”

==============================================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