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异能女帝

无偿的信任

  唇角微勾,素手一抖,一块吃剩的点心快如风,利如刃的冲向了一直站在队后的那名司马族人,也可以说是一只没有好脸的司马家主第二天才,司马如琪。

闪身躲过,慢一秒就如那面嵌有点心的墙壁一般。看得他是一身冷汗,这样的力道要是打在自己身上,会是什么结果?!

“有些资本。”冷冷一笑,人以对着如琪冲了过去,右手一抖,一条灵气凝成多彩长鞭就已鞭花朵朵。

“月灵宫主?!”司马如琪面色一白,尽力闪躲,却未如上一次那般好运,吹弹即破的面颊上多出了一道恐怖的鞭伤。

“妈呀,入皮五分,血出却不致命,师祖这是玩真的!”男人的脸可是比命还重要哇!

“身份已露,大陆在手,就算她真的杀人违规,又有几个人敢想她挑衅?司马家族的第二天才吗?原来如此。”江寒一笑,一切尽在不言间了然于心。

“少废话!别以为你小子做事就神鬼不知,东窗自古就没关紧过,别说家主,就是你亲爹也未必比我了解你。月灵宫那所谓的初期,其实就是在收集你们在它创建前的一切资料。小子,敢对我的人用心不轨,胆子不错。”挑眉轻笑,言语间不下数十朵鞭花争奇斗艳。诡异、凌厉、全套、灵活,就算是暴露出自己隐藏多久的实力和底牌,在殷肖然这个变态面前,也只不过是多点小菜。

“你······你居然敢放任自己夫郎的母亲受难,别忘了,你娶的是司马家族的人!”如琪一惊,险些因为底牌被破而吐血不起。

“司马家族?小子,你果然还是不了解我。我看中的只是个人,不是家族。别说不过两个出自你们司马,十个八个又能如何?触我底线,照灭不误!你小子以前干过什么自己清楚,不过,看在小朱玉不喜血腥的份上,我就给你玩个特别的!”冷哼一声,手中的彩鞭更加威武,每招每式都让在场的众人见之变色,闻之丧胆。司马如琪更是遍体鳞伤,衣布翻飞。

冷冷一笑,手边上前,以最快的速度缠上了没有半分好地的司马如琪。变态的柔术随之使出,就算是在结界中的速度之最墨轩也为那快若闪电,只闻骨断的功夫俊眉微皱。台上的夜羽更是冲未见过这样的招式,他可断定,就算是他和墨轩联手,一旦被缠,也绝无还手之力,只有被动。

一下、两下、三下、四下、五下······在整整七下之后,甩手一抛,身形一闪,在早已唇齿难闭,口水飞溅的如琪上升之时,突然出现在了数米高空,一个劈腿,毫无怜慈的击中了他的小腹。“给我下去!”

一口碎肉,不知断了几处的司马如琪如陨石般,转瞬间就将坚实可靠地赛场炸出了一个几乎覆盖整个赛台的大坑。司马无极,玉秋学院和六大精英早在殷肖然动手之时,就已收到心语传音退到一边。只是看到这样的结果,全场有一个算一个,面皮抽搐得近乎崩溃。

“这······这到底是什么功夫,还要不要人活了?!”没有半分灵力气息就扎出这样的一个大坑,开玩笑吧?!

“柔术绝杀,八段摔。除了绝对的力量型对手,否者除非摔完,绝无逃脱和还手的可能。不过,我留情了。”缓缓降落,那不足一寸的边沿成了她的落脚之处。一身雪色,飘然如仙,却再也没人敢去欣赏和议论,有的只是无尽的恐怖和崩溃。

“你这下可真是技压群雄了。”

“熊还可以吃熊掌熊肉呢。还有,你见过连树都不会上的熊吗?没到发情期,公熊都会用跌膘减肥,以求可以找到合适伴侣,连树都不会上,肥死吗?”殷肖然转脸挑眉。除了无语至极的宇文青篱,在场的十三个人无不低笑。这个月灵宫主够记仇的。

“只是,这小子虽然心坏,皮肤什么还算不错。来人,收队,平手。”看向坑中那全身瘫痪,连咳血水和碎肉的司马如琪,微微一笑,转身下台。而对于这样完全不合理德的结果,没有一个人敢说半个不字。

“你继续,我相信你。”这是她在进入通道前的最后一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