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异能女帝

万事皆有可能

  “但我现在也算完成了他的愿望,不是吗?”微微一笑,倚在墨轩怀中的殷肖然抬起那依旧有着些许苍白的脸庞。

“月灵宫宫主,永灵城城主,八大新秀之主,第一自由杀手芊花魅影,医毒双圣毒兰香仙,如果这些身份和称号还不注意证明你对那个愿望的完成和达标的话,那么你那个乳父的要求也未免太高了点。”夜雨终究还是夜羽,仅仅片刻便恢复了往日的亲和与温柔,只是在那满是宠爱的眼眸深处,永远守护的意念更加坚定,而且是不惜一切。

“何止太高了点,就然现在除了郡主以外的任何一个身份对他人而言都是毕生难以达到的遥远,更何况如今这些都积聚在一人身上。”诸葛宇文勾唇一笑,一如往常的看着那在墨轩怀中微笑的爱人。

“只不过,以你的本事和意念,他应该没有真正死亡吧?就凭你能让肉体无存的手下以其他形式复活。”轻品香茗的司马朱玉,并不落后,眉眼含笑的说出了一句令众人震惊的话语。

“啥?!他还活着?!在被药物侵食和理人穿脑之后?!”

“好吧,我承认,天文阵法在某种程度上的确可以提高个人的观察力与思考力,但你又为何如此肯定呢,小朱玉?”嘴角微抽,扶额汗颜的殷肖然的眼底一片温暖。

“因为只要还有一丝希望,以你的个性是绝对不会放手不管的,何况他还有过那么片刻清醒。”单是为了尚未真正训练的手下强入银月就看得出,她是一个可以为自己在乎的不惜一切的重情之人。何况那个男人是被逼无奈,事出有因······而且,那个时候的她应该已经得到妖皇的认同了吧?

“你还真够了解我的。”

“露七藏三中七不就包括性格吗?”看来我猜对了。

“小然儿,那个人,真的还活在世上?!”虽说月如夜自己都不太相信有人能在那种情况下存活至今,但细想起来,从小到大,殷肖然有几件事情是符合逻辑?!对她而言,完全就是真正的万事皆有可能!

“不错,还活着,只不过是以另一具肉体和相貌存活。这也多亏了他能在药物被改进之后保留那一丝微弱的理智。不然就算是请妖皇出手,恐怕也很难见他的魂魄安全保留,直到我有能力让他复活。毕竟,他除了是我的乳父以外,还是母亲身边少有的可以交心的心腹,不是吗?”

“那他人呢?!”听到这里,本还担心的月如夜兴奋不已。对呀,还有妖皇,那可是一个已经活了万年的皇级魔兽,自己怎么就把他给忘了呢?!

“额······你不觉得现在应该说些与比赛有关的事情吗?”如果让他直到乳父不光以另一具肉体生活于世,更是一名清秀处男的身份存活至今,而且还就生活在我的身边,不知道他会不会去考验一下肉体和灵魂的融合度······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