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异能女帝

几乎没有可能的宽容和信任

  “见过主人。”月黑风高,快影连闪,一名只露两只眼睛的年轻女子背着一个被绸带包成虫茧般的东西越窗而入,跪在了一张被银纱包围大床边上,同时也打破了那充斥房间各处的暧昧与温馨。

但是,就算是瞒过虫虫守卫来到这里的她也不敢轻易靠近那包围床铺的薄亮银纱。一旦有生人靠近,那牺牲一只万年凌寒蚕王心血,加上堪称灵兽界最敏感警觉的万年中期灵兽精魂制成银幔就会在第一时间保护主人,就算不能将敌人击退,它也会借助这房间的里的机关帮主人逃脱。但能让它动用这招的,最起码也要是蓝天一级。

“小黑灵,你还真会找时候来呀。”一息的停顿,清亮的银纱上显现出两个并排躺卧的身影,戏谑中含有不快的女声,带着丝丝彻骨的寒意袭向女子。

“主人恕罪,职责所在。完成任务后第一时间向主人复命。”黑灵一阵,却依旧不惊不惧的抱拳回道。

“规矩是死的,人是活的。就算你把《凌骨凄寒》练到近乎圆满,但也要懂电脑自好不好?”这句话我好像已经不是第一次对她说了吧?

“好了,别生气了。她这样做也没什么错。说不定真有什么急事。而且我觉得还真给有几个这样的人来时不时的警醒你。呵呵呵~~”就在女主感到无语之时,一个温柔的男声开启了她的玩笑。

“谢主爷体谅。”

“哎哎哎,怎么说她也是晶佩的拥有者,出没出事我还不知道?还有,如果没有你这个纵容者我也干不成什么事,头一次发现老财迷的话这么有道理。这才多长时间那,就学会开我的玩笑,向着外人了。但愿他们不会再被传染,不然我还真不知道怎么在这个家混。”虽说无奈,但有心人还是能够听出那无奈背后的自嘲和浓浓的宠意。

“这么说这次的任务是你派的?”男子呵呵一笑,不再追究这个无尽的话题。

“说了等于没说。除了我以外,就是小羽毛下令她也未必会听。真不知道这次给你找侍奴是对是错。黑灵,办得如何了?”女子不客气的给了身边的夫郎一个白眼。

“哦,那我到想看一看呢。”其实,早在决定用那招的时候,他自己就知道不可能瞒得过久处高位,甚至精于医毒的他们,也已经做好的最坏的打算。但令他没有想到的是,计划不仅成功了,就连被称为咦毒双圣的他和大陆第一男性天才的他都当做没看见般由着他有了现在这个结果。他知道,这一切早已是人尽皆知,只不过因为自己并没有什么恶意,加上她这个妻主的默许,才可以这样平安无事。月如夜也在事后多次明里暗里的警示过他:“这一次暂且就这样了,他最好有点歉疚和良知,就此停手,否则后果绝对不是她一人默许就算了的。就算她时候会重罚、愤恨,他们也决不允许再有类似的事件发生”看来,自己以后要想想如何偿还这在别的家庭几乎没有可能宽容和信任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