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异能女帝

我帮你

  “是啊,九位,虽说那一个只是个妾,但对我来说没什么两样。给他这样一份名分,也只是让她有几分自知。不过如今他也算与殷琦断绝关系。如果真让我执行当时的许诺,恐怕我只会打破那个诺言,因为你们九个对我来说,都是无法取舍的重要和平等。这可是我第一次打破诺言呢。”殷肖然微微一笑,想想自己刚来时还要执行一夫一妻的传统,如今这个规可破大了。

“那······那要是我做了对不起你的事呢?比如说,我是说比如,我私自用药怀了你的孩子呢?这在大陆上是足以休出家门的。”听着那带有几分风趣的言语,冰玉辕几乎哭泣,但她还是强忍着问出了心中的话语。

殷肖然一愣,打量着不敢迎视的冰玉辕,也正是因为他的躲闪,才没有看见殷肖然眼底温柔中带有了然的笑意。

“怎么想起问这个?你现在可是在升阶的关键阶段。”

“就······就是随口问问,你不回答也可以。”冰玉辕面色泛红的躲闪道。

殷肖然一笑,不在追问,“如果真是这样,我只会对他更加细心、体贴。虽说这孩子可能会打乱我原有的训练计划,但也只能说明我对他所做的还不足以让他真正安心、放松,以至于需要用孩子这一通俗的方法来引起关注。不过,宇飞、墨轩他们的事你应该已经知道了吧,哪样事情放在外界又会如何?我既然选择你们成为家人,自然不会对你们有什么疑虑,也相信你们不会做出什么背叛我的事情。我自幼离家,哪一件那一项是按常理出牌,就算你说的真的发生了,我也会像我说的那样去对你,像对风儿他们一样去对他。因为,他们都是我的孩子,不管途径如何,这一点是不可否认的。有些事情,还是可以忽略经过的。”

“然儿·······”听着她没有半分虚假,许诺似的话语,冰玉辕再也忍不住了。

“好了好了,别整天一说话就哭好不好?不把自己眼睛当回事可不好,怎么说那也是心灵的窗户。再说了,我也也要敢对你不好哇。以后身份一公布,你这个冰宗下任宗主就可以说是板上钉钉,虽说不过是以我个人的实力还是势力,我都不会怕什么冰宗,但还是少些麻烦比较好。我还想把整个大陆逛个遍呢。”殷肖然淡淡的一笑,翻身下床走向不远处的的一座香炉。

“只要你同意,我可以陪你去玩。”

“这句话可是你说的。只要你到时候别喊累叫苦就行。”

“我才不会呢。不过然儿,你在干什么?过来睡觉吧,明天还有一场比赛呢。”冰玉辕噗呲一笑,呼唤正在捣鼓香炉的妻主。

“你不是想要孩子吗?我帮你。不过药量和时间还是不要太长比较好。”

···························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