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异能女帝

凌钢藤

  “各位观众,各位嘉宾,初次小组赛已经结束,包括玉秋学院在内的几组队伍依旧保持着全胜的记录。而今天,他们将要面对的,就是同样全胜无败的火宗代表队。不知道这一次,玉秋师祖又会拿出怎样轰动全场的惊喜奇物呢?”

“全胜,恐怕也只是在这场比赛之前而已。不过若是有几只不错的小花雀倒是可以手下留情。”段烟单指绕弄着清亮的秀发。对于火宗的全胜毫不在意,因为她所在意的是火宗的下场。自己的这个师祖是出了名的护短,如今更是因为冰火相克要给火宗好看,若果他们记错的话,这次上场的火宗少主就是冰玉辕自己尚未点头的未婚妻,看来又有好戏看了。

“小狐狸,你眼球长得挺高哇。”面含笑容,一队身着绣有火焰图案的年轻男女走上赛台。女的严肃不屑,男的轻蔑沉默,为首的威武女子更是鄙视、嘲讽。

“老巫婆,你的个子很高嘛,我现在只能看到你的脖子,至于上面的······抱歉,看不见。”段烟并不生气,挑眉笑视着对面的七人。这几天和殷肖然呆的时间长了,自己的嘴皮子可是大有长进。

“小、狐、狸,你骂谁老巫婆呢!”火武大怒,挥手发出一枚火弹,直冲段烟。

“谁应声我就说谁。”段烟不惧,素手一挥,一条翠绿的藤蔓迎火而上。

“白痴,火克木。”火武不屑的哼了一声。

“未必。”段烟一笑,右手一抖,青翠的藤蔓婆火而冲,直逼双目圆瞪,不敢相信的火武眉心。

“比赛还没开始,别先动手。”殷肖然在尖端距眉心不过一寸时抓住了绿蔓。

“嗯。”段烟看着身着斗篷的师祖,点头抖手,将藤蔓收回到自己的袖中。

“火武小姐,我不否认火宗百年以来根深蒂固,但久处高位,享尽荣华的你的视线和见识,也仅仅只包括宗门书库和宗人口传的而已。要知道,时间与社会是共同前进的,如果再和六大家族那些只会啃古书的顽固一样,那么结果就只有被社会淘汰。至于刚刚段烟使用的,不过是灵武森林中围一种比较常见的植物,凌钢藤。”殷肖然微微一笑,走到队前,食指轻转,一条与刚才一样的小巧藤蔓绕指而上。

“······”火武虽未说话,但足以看出她对这种植物的好奇。

“凌钢藤,少见的钢性植物,修炼好了可抗火断冰,利如兵刃。大小姐,不要小看没有太多背景的人,往往越是能走上来的人,认识一个不可限量的池外之物。家室荣华的确有力,但同样的责任与规矩将你束缚。凡事都有自己的两面性,单看一面对谁都没有好处。”

“哼!知道的还不少嘛,但在我眼里,你失踪都只是一个不敢讲面目示人的井底之蛙!根本没有任何资格来在我面前说教,我怎么看看人处事更是与你毫无干系!真不知道你这样的女人有什么好,就然可以得到冰皇的承认,和尊主大人的关心。寒梅,别以为有你这些孙子辈的人在叫你师祖我就怕你!今天,我就是要在尊主大人和你那些夫郎的眼皮子底下将你打得跪地求饶。你根本没有这个资格让他们担心,更没资格站在这个舞台上!”火武冷哼声,嚣张跋扈的大吼道。但是殷肖然注意到了,在她看向夜羽的时候,眼中充满了温柔和神情,好像在说“不要怕,我这就将你从这个败类身边带走一般。”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