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异能女帝

超出预想,却又无法取舍的情感2

  话没说完,殷肖然就用两根手指堵住了他后面的话语。

“不准你再说后面的话,我也不会在乎你所谓的家世,我在乎的只是你个人的品格和内在。冰玉辕,我不管你在人前是怎样的伪装和自卫,但在我面前你完全没有这个必要,因为我是你的妻子,也是的后盾,你自信和任性本钱。我不会像别的家庭那样万事都跟你最好的,把你们当成自己的光环去炫耀、攀比,因为,我要给你最需要的,给你一个代表温暖安全和自由的家,明白吗?”这小子,怎么跟宇飞一个样。

“永远爱你,我的美人。”说着,殷肖然轻捧其面,在他的额头上吻了一下。

听着那平缓却坚定的话语,看着那温柔却严素的身前,甚至那额上的一吻,都令他的新陷入了无边的,从未有过的温暖和感动,以至于经营的泪水溢眶而出。猛地将含笑的妻主抱入怀中:“我明白!我明白!我永远都不会背叛你,永远不会!”虽说妻主和妻子不过一字之差,但这其中的含义却是天地之别。虽说她并不是自己一个人的妻子、爱人,但像这样的一个承诺和体贴,对别的家庭来说都有可能是一种奢望。有妻如此,夫复何求。

“乖乖,没事的,没事的,我知道。最近跟小夜子学冰系还好吗?他没有欺负你吧?”殷肖然微微一笑,轻缓的抚摸着他的脊背,待他好些,笑着问娶了她眼角的泪痕。

“月兄对我不错,不懂的总会为我再三解释。”他说的是实话。虽说月如夜不怎么给他好脸,错的时候更是很凶,但他看得出来,也听得出来,他是为了让自己可以与他们并肩,可以不成为她日后的累赘。而且当他做对的时候,月如夜嘴上不说,但她眼中的满意和赞赏,以及嘴角那抹浅淡的笑容还是可以看出来的。

“他呀,就是这样,就一个小孩子脾气,不过他用冰的能力可不必小羽毛差哪去。你别跟他硬顶,别跟他争吵,他最多也就是最冷心热的说你几句。等比赛完了,我在好好筹划一下,让你也像他们一样达到自己的巅峰。”肖然一笑,虽说她不怎么在场,但他们身上的特制玉佩就相当于她的眼耳,更何况那些随时保护分部和他们安全的暗卫也不是吃干饭的,所以,她只是不点破罢了。

“嗯,我会的。我一定会在日后成为你的助手而不是累赘。”冰玉辕点点头,默默地依偎在她的怀中嗅闻着她独有的香气。那种说不出芬芳与神秘,总是在无形间让他放松、舒畅。

“这一点我一直相信。至于那八个夫郎,不过是在我十二岁成年之时,那群老家伙和四季他们没完没了的让我选定自己未来伴侣,就差没把我的书房和寝室变成画卷库了。你知道,我虽不信命,但也随缘,更何况我当时只是收服了妖皇而已,要想在这个大陆稳扎不到,要想给想要守护的人何物更好的保护,当时那些远远不够,而且我也不可能明目张胆的迎娶什么人。那样一办酒席还不穿帮?但他们就是非让我给个固定的数额,他们也好去准备准备。没办法,为了应付,我就让他们将松竹兰梅四院各分成两个小院,没想到以后还真摆上用场了。”不过还是多了一个。想到当时一时兴起说的数字,和现在随便抽出一位都足以轰动大陆的八位夫朗,不就有些无奈与可笑。

“可是,现在是九位呀。”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