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异能女帝

鸟枪。

  不过,那家伙似乎不仅没有为其感动,反而已经处在临近极限的冷酷与愤怒之中,也难怪,从我出生到现在,还从没有人这样说过我,骂过我,更没有人敢在我面前如此嚣张,就连我那两个姐妹也是如此。没她这样嚣张跋扈的人都受到了那样的惩罚,那么她这样过度的呢?还真是难为了那无辜的四大帝王,坐在这样一名随时都有可能爆发的强者身边,没有点胆量和定力还真是不行。看来又有好戏看了。呵呵呵

看着评委台上,脸色阴沉到极致的夜羽,斗篷下的殷肖然微微一笑。

处于极度危险期的夜羽感觉到了妻主注视的目光,虽说就算是直线距离也有近百米,但他还是清楚的读出了肖然眼中浓浓的趣味和那抹诡异却又极好的隐藏了的杀意。不仅有些严肃,看来这次火宗是真的要倒霉了,就算是前几次惩罚木、土等队伍和以前向她姐妹报仇时,也没见过她露出如此笑容。

“呃······师祖,我看为了生灵少些涂炭,你还是早些公布比较好。”从比赛开始到现在,几乎每一支队伍上场和他们对面都免不了羞辱一番,而之后的结果可想而知。

“我会的,不过,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就算我公布身份,你能保证她不再用狗眼看别人?”居然敢连我的徒孙一起骂,火宗,这笔账我就先记下了!

“我都有点怀疑还能不在见到火宗。”想到他那些手下的中心和夫郎的守护,段烟就忍不住嘴角抽搐。

“当然可以,怎么说她也是······”

“小武加油!小武加油!小武必胜!小武必胜!······”殷肖然的话还没说完,观众席上就已是锣鼓震天,助威四起,数十种彩旗标语令人眼花。

“哼哼,怎么样,井底蛙,知道我的厉害了吧?你有这样的粉丝和助威者吗?连面目都不敢示人的家伙。”火武得意洋洋的看着披着斗篷的殷肖然。

“我或许没有这些家雀,不过,我有鸟枪。”微微一笑,手掀斗篷,两把莫紫色的手枪就在她的手中旋转着看了保险,上了弹夹,鞋跟的轮子随之运转。只见她看都不看,对着那一圈的观众席就是双枪齐发,一枚枚金色的弹壳飞溅而出,一声声震耳的枪响响彻赛场。

旋转一圈,收起双枪,又取出一把足有一臂长短的带架长枪,对着那早已无声的观众席,又是一圈连续的扫射。纤嫩的双臂随着弹壳的飞溅来回抖动。

回到原位,垂下枪口,所有与火宗、火武有关的彩旗标语全部断折、粉碎,倒是下面的观众和评委台上的评委毫发无伤。就在这时,夜羽所在的椅背顶部的一颗晶石,,而那个高度只要往下一点就能伤着甚至杀了这个尊主。

“下次先处理好自己的尾巴再回去,虽说我有时间,但我还不想把它浪费在这些事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