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异能女帝

不惜一切的爱护和忠诚

  “冰宗吗?还真是挺快呀。”殷肖然淡然一笑,轻缓的摇晃着手中的酒杯,一饮而尽。

“能不快吗,有你这个月灵宫宫主赐予的七大圣物中的冰系圣物在。他们现在就算不是出全力也够他们的对手喝一壶的。”万佳玉一脸不快的嘟囔着。

“你不也有金系的圣阳剑嘛,用得着这样吃冰总的醋吗?”不过,这么快就要就要验收,还真是出乎我的意料。

“不过,对方似乎并没有准备在这一场上耗费太多精力,而是将这几份放在了别的队伍上。”木宗、土宗、翠竹、凌昆皆以失败告终。后面的路还有很长,若连这点道理都不懂,你们就没资格接受然的帮助。想到这里,诸葛宇文甩手收扇,紧握成拳。无形的杀气和寒意逐渐外散。

“你很喜欢收集收集碎片吗?我做事自有分寸,有没有资格也不是今天就能下结论的。好好休息吧,就算他们大多数人是这么决定的也不能代表他们所有人。”殷肖然冷冷的看了诸葛宇文一眼

,起身走向休息室的大门,对于回神的夫郎看都不看。

“是。”诸葛宇文回过神来,低头轻语。对于妻主的冷漠和无视毫不在意,就连一边的段烟都看得出来,他是在为刚才的失态,和对妻主的不信任而自责。不过刚才的那道冷眼,似乎比墨轩的威压还要冷酷。当真不愧是第一自由杀手芊花魅影。

“好了,我就不在这打扰你们了。在决赛之前,然会一直以师祖的身份出场,所以也没什么可担心的。好好干吧,决赛之上还是要靠你们自己,不过你们中对于这次的奖励并没有合适的人,所以不用太将奖励放在心上。”片刻之后,诸葛宇文恢复了往日的温和。

“有时间说那么多话倒不如过来陪我游玩。还有,拟人我会让一个连最基本的契合度都没有的人赢吗?”话音刚落,殷肖然那有些不屑的声音从他扇架上的晶石里传出。

“好了好了,我错了,我这就过去。那么好好休息吧。”说罢,白光闪过,诸葛宇文凭空消失在了他们的面前。

“空间移动?!他不会就是······”炎竹大惊,曾经身为火宗人士的她对于空间异能的了解自然不少。

“不是他,不过也全是在她的夫郎之中。他只不过是以那晶石为媒介,来使用罢了。有他这个变态在,就只会有你想不到的。这家伙,永远都是那样的寒冰脸,暖炉心。”看着门口,万佳玉微微一笑。

“你应该对他们的手段和性格有些了解了吧?木宗他们的下场。希望你不会步他们的后尘。他们每一个简单的。”停顿片刻,万佳玉转首看向身后的炎竹。

“是,我知道了。”炎竹一震,低头喃喃。

“好好休息吧,就算她会看在这份关系上放水,以他们对他的爱护和忠诚,就算她会在时候恨自己一辈子或杀了自己,也不会对背叛者手下留情。你自己想想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