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异能女帝

无法用金钱买到的解药2

  “那个老师告诉你真爱和友情是可以用金钱买来的!”看着一边低笑的好友,万佳玉火冒三丈的怒吼着。这样丫头是不是明摆着要和自己对着干?!

“你和师祖是好朋友,不就整天问她要钱吗?而且每次都是狮子大开口。”段烟有些委屈的低声喃喃。走位的学生无不低笑,就连暗处也传来了一个憋忍的笑声。

“憋不住了?出来吧,我可不记得你有什么夜行的习惯。”殷肖然挑眉一笑,似乎早已发现了暗中的人儿。

“只能说你这个徒孙太会说了,不过倒也是事实。”诸葛宇文早就知道自己的到来瞒不住曾经称霸杀手界的妻主,面带蓝沙的走入了众人的视线。

“呃······,我好像可以明白校长为什么不愿提师祖的夫郎了。”简直就是一个赛一个的美!而且看得出来。在场的除了师祖,没有一个人感觉到这个男人的到来。校长是绿地巅峰,足见这个男人那最低也会是个蓝天一重。

“多嘴。”万佳玉面色一黑,毫不客气的给了段烟一个暴栗。

“蓝天八重,仅次于轩和那个臭小子。不过也已经是他身体的极限了。”听到段烟心声的殷肖然有些疲倦的捏了捏鼻根。

“蓝······蓝天八重。那上次来的那个是·······”段烟嘴角抽搐的看着微笑的宇文。

“蓝天九重,第一非自由杀手,兼血魔夜魔之主,墨轩。财迷没告诉你们毒兰香仙和三朵淫花,都只是我在月灵宫雏形之时外出创下的吗?曾经沧海难为水就是月灵宫的独门秘药之一。”殷肖然有些疑惑的看着满脸“你自己不会说”的好友,挑了挑眉。

“而且还是在十几岁的时候突破了蓝天巅峰。”若是这变态二字放在别人身上定是侮辱,但在她身上,倒真有点夸奖的意味。

“十几岁?!校长,他不是开玩笑的吧?!”炎竹差点喷茶的看着皱眉的万佳玉。

“你当妖皇是好契约的?给你十年你也契约不了几只妖王,而她早在月灵宫轰动之前就已经将几乎所有的妖王契约收服。她那十一个身份还没算三朵淫花、毒兰香仙这样随性创出的名号。她做事从来就不按常理出牌,也不需要什么理由原因。”想想就让人别扭!万佳玉很是不快的给了学生一个白眼。

“好吧,我承认,这样的实力和势力确实只有那两个字可以形容。”谁能找到第二个我喊他祖宗!也难怪她上场就跟玩一样,堂堂月灵公主再打不过那群小辈,可真是吹的了。

“你真把那药用在凌昆身上了。”诸葛宇文一笑,就此打断了这个极为伤害同辈人自尊的话题。

“不是我,估计是有的人假戏真做,冬梅的手下可没几个知道手下留情的。那边忙成一团了吧?”就凭月灵之巅来的那几个,最多能够知道他们中的是什么毒。

“你说呢,就差没把夜兄请去了。你那五个手下根本连账都不带买的。要不是有一个医者看出毒素入体的大概时间。你这肯定比大姐还热闹。呵呵~~”敢在背地里嚣张到要杀了月灵宫宫主,这群人真是够可以的。

“那他们就该步后尘了。除非有他们彼此真爱之人的心血与至诚好友的手足之血,否则,他们就是一群只有呼吸和心跳的死人。”殷肖然轻哼一声,轻轻地摇动着手中的红酒。

“好吧,这两样东西确实不是金钱能买到的,能让爱人好友做到这一点,恐怕也就只有师祖了吧?”就凭上次来的那个恶魔就知道。

“她是百毒不侵的!”察觉到诸葛宇文眼中闪现的杀意,万佳玉再次赏了她一个暴栗。诸葛宇文虽然温和亲切,却也是不允许任何人说殷肖然半句不是,而且笑面虎有时候要比明面上的恶魔更可怕。

“下一场的对手是谁?”殷肖然甚是冷漠的问了一句。

“冰宗。”收回杀意,米奇的美目中尽是温柔。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