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异能女帝

地狱的罗刹、深渊的恶魔

  月如夜有些担心的声音传入大脑。

“怎么,不放心?除了高台上坐着的那个,恐怕还没几个能让我放在眼里吧?”至少现在是这样。

“如果不放心的话可以让小轩轩陪我一起去,他可不是一个会手下留情的主。”殷肖然有限的倚在沙发边沿,品尝着手下备好的红酒。一席魅紫色无袖旗袍,显得她格外、慵懒、邪魅,让人失魂。

“让他去行,不过你先把衣服换了。免得被人以为你居心不良。”月如夜停顿片刻,随意极力掩饰,但殷肖然还是听出了其中的即使失落。

“恐怕也就只有你会这样认为。小轩轩愿意吗?”殷肖然笑了笑,一席仙子般的雪色衣裙替代了那紫色的旗袍。颈前的通讯晶石,变成了蝴蝶结的中心,那不变的紫色丝毫没有与那如雪的白色产生冲突,反而有种让人悦目的和谐。

“嗯。”被点名的墨轩轻应一声,人就已经来到了他的面前。如墨的长袍、薄黑的面纱,冰冷、淡漠的气质,除了那双评机构中带着点滴温和的眼睛外,俨然是一个墨**王。

“呜~~~哇,鬼哇!”刚刚洗过澡的万佳玉一见墨轩,当下大叫一声,扑到了江寒的身上。

墨轩的俊眉微微皱起。

“他是不是鬼我可以确定,不过你若是在这样叫下去,我可不敢保证你会不会成鬼。还有,小心别人告你性侵。呵呵呵呵~~~”看着一向装疯卖傻的好友,殷肖然呵呵直笑。

而墨轩的怒气与不快,也在她的笑声中化成了温和与宠溺,一丝不怎么明显的笑容在那冰冷的面容上绽开。

“还不是被你这个突然出现的夫郎吓的!你要给我精神损失费!”万佳玉愣了愣,认清情况,马上松手落地。

“恐怕就算给也不是给你。怎么样,江寒,知道拥抱母猪是什么感觉了吧?你那个师父就是这样过来的哟,只不过你抱的是静止,他抱的是活动的。的呵呵呵~~”看着万佳玉那比锅底还黑的脸,殷肖然毫不在意的呵呵直笑。

“你不是要去探视伤员吗?!还在这里站着干什么?!”万佳玉冷眼扫过闻言喷茶的段烟,随手抓过一个苹果就扔了过去。

墨轩伸手抓住,远胜包公的面容上满是来自地狱的杀气和恐怖,加上那身墨黑的装扮,简直就是一个地狱阎罗。稍一使劲,饱满而多汁的苹果就彻底碎裂。那极寒的眼神,让万佳玉感觉他不是在捏苹果,而是要将自己碎尸万段。该死的,怎么忘了这个曾经令人闻风丧胆的恶魔是不会允许任何人伤害肖然的。不对,应该说她的每一个夫郎都不会允许。

本还明亮温暖的休息室犹如深渊般令人绝望、恐怖。

“轩,收起来。”殷肖然皱皱眉头,低沉的声音中带着几丝不快的怒气。

墨轩回神,松手呼气,变形的苹果化作尘灰。再次睁眼,已然只是一个跟在妻主身边的夫郎。不过,已经没有人敢把他当正常人对待了。

“我在外面等你。”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