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异能女帝

那高大挺拔的身影1

  “呵呵呵,看来玉秋队的精神头都很不错嘛。就是不知道面对一向在阵法和防御上与木宗不相上下的土宗,他们是否能够保持连胜的纪录呢。让我们拭目以待吧。”

“切,土老鼠。”看着对面青春靓丽的土宗团队,看着他们那统一严谨的队服,再想想自己要是没有师祖,只怕连对付都混不上的情景,段烟甚是窝火的说了一句。

“死丫头,你说什么?!”一名本还趾高气扬的女队员一听这话顿时爆发。

“怎么了,不就是和木宗不相上下吗?人家好歹派了个少宗主参战,你们呢?不会是他级别不够,或者怕上来打败了不好做人吧?了解了解,我们是不会欺负弱小生物的。”段烟并不气恼,笑嘻嘻的挑逗着对面的对手。

“只怕你们若是没有后面那个穿斗篷的,早在第一场就已经被淘汰了。”另一名很不服气的女队员冷言讥讽。

“是与不是,到了决赛不就知道了?只可惜你们是没机会见证了。”炎竹冷哼一声,甚是不屑。

“你······”队员气闷,想要上前,被前面的队长拦在身后。

“队长,他们······”

“晚辈萧宁见过前辈,刚才之事是晚辈管教不善,还请前辈不要计较。只是,胜败之事,恐怕没到比赛结束还不好定论。”队长冷眼扫过,上前不卑不亢的拱手抱拳。

“师祖,这个人倒是有那么几分骨气嘛。”段烟一震,在肖然耳边轻声低语。

“土宗眼光再差也是一个上七宗。”殷肖然微微一笑,上前一步。

“哦,看来璧竹、木宗这两架警钟我还真没白敲。说得好,不过一人做事一人当,你的队员出言不逊,我的徒孙自会教训,你这个队长彬彬有礼,我也自会留力七分。现在,可以开始了。”殷肖然笑了笑,打一响指。

“下面,我宣布,玉秋对土宗的预选赛,现在——开始!”不过一秒,广播员的声音就响彻赛场。

“嘿嘿嘿,小黄鼠,别分心哟。”就在土宗惊诧之间,段烟、江寒、炎竹等人已经到了他们的眼前。

和往常一样,殷肖然只是默默地含笑而立,身边更是没有留用一个队员,只是那样静静的站着、笑着。

“不要慌乱,全力防御!”队长一声大喝,拼力推开了堪比蚂蟥的江寒。

“是!”队员应声,迅速摆脱对手的纠缠,聚拢成圆。

“布阵!绝对防御!”说着,队长首先将手趴在脚前。周边的队员更是依次效仿,一个花苞式的坚实土墙阻挡了玉秋团队的攻击。场面可以说是陷入僵局。

“哇酷,居然连这点都能预料到,师祖,人家爱死你了!”看在那早在肖然意料之中的花苞土墙,段烟几乎上前拥抱着可当电刃的防御。

“别废话了,速战速决!”江寒目光深邃的看了一眼那坚实的土墙,收拢回防。

“完全明白,交给我吧。炎竹,要开始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