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异能女帝

永远的友谊

  “那可未必!”声到人到。三朵淫花中的秋菊:夏墨青独自一人走向闻声站起的好友。火红的衣袍将她那令花魁倾倒的身材锦上添花,其回头率和影响度不亚于这边的八个绝代。

“怎么,又上街觅捕新的猎物了?家里那些还不够用?”殷肖然收起情绪,打趣的道。

“少来这套。那个死财迷把事情都告诉我了,从没见过你这么败家的。不过······还是要谢谢你。”夏墨青撇撇嘴,心里却为这个好友姑娘到欣慰和珍惜。

“哦,不知**大人要如何感谢我呀,我的取向可是绝对正常的哟。呵呵呵呵~”肖然笑笑,很是欠扁的挑了挑眉。

“去!想什么呢,就你一个人取向正常哇!我的逍遥日还没过够,可不想这么早就成为大陆的公敌。”夏墨青没好气的给了她一个白眼但是想到刚才自己探测到的内容,又不禁有些伤感和惋惜。毕竟,这样完美、脱俗的人儿,实在不该背着无味沉重的红尘纠压迫,仙境桃源、青山碧水才是她该去的地方,也只有那里才配得上她。

“你是让我逃避吗?”聆听到好友心底的声音,殷肖然在感激之余有些无奈。这又岂是说逃就能逃脱的?

“难道你还想继续放弃你的梦想?”夏墨青并不吃惊,只是在为这个万年难遇的好友感到不值。

殷肖然笑了笑,弯身抱起刚才与自己很玩得来的雪色小猫,“老板,这个我要了,多少钱?”

“啊?!噢,五······十五枚铜币。”听得云里雾里的老板回过神来,小心翼翼的说出了已经降低的价钱。她能够感觉出来,这九人当中每一个好惹的,特别是那个如仙似花的雪衣少女。

“既然你都这么说了,我也不好说什么。只有一条,我们永远是一起的。”看出好友有意的回避,看着她眼中的无奈与酸楚,看着她面具下的疲惫与困倦。默默地去除了裹有心形绿叶的菊形琥珀吊坠。

“不离不弃。”殷肖然呵呵一笑,取出珍藏的梅形琥珀,里面也有一片鲜活的心形绿叶。与菊形琥珀碰在了一起,两块精致、剔透的琥珀在阳关下焕发着迷人而清纯的光彩。十年如一日,就好像她们那不论辈分、局地的友谊与默契,永不褪色。

“好了,别多心了。还是快回去看看你们家的大功臣吧。”收好吊坠,殷肖然笑着拍了拍她的肩膀。

“恐怕只要你同意,我家就成功臣院了。呵呵呵。”夏墨青也不再痛心,笑呵呵的回敬着时刻不忘调戏自己的好友。

“你认为那可能吗?”

“所以我还是留在这里,好好陪陪你这个后代的掌控者,免得我这边前脚刚走,你那有给我放什么幺蛾子。我可没兴趣将时间倒回几天前。”说着夏墨青撒娇似地挽住了殷肖然的手臂。

“我好想知道你为什么一个人出来了。”

“去!人家是认真地好不好?”

“那你可要做好准备。老板,那些小猫我全要了,价钱双倍。”

“喂喂喂,我只说陪伴又没说报销。你个大富婆有必要这么抠门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