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异能女帝

最好不要对我出手

  “或许吧,甚至就连我自己也不知道哪个才是真正的我。太多的身份与性格也有坏处。先走了,那边那个小美人可等不了太久。呵呵~~好好照顾他们吧,校长大人。”放下段烟,殷肖然看向蓝天,清亮的眼目中满是梦想的光辉。只是还不等万佳玉想好该说什么,他就已经来到了室门之外,笑嘻嘻的对她摆了摆手后离开了。

“你······你这家伙,就是让人琢磨不透,不过或许也是因为这个,你才能够久立于大陆的巅峰吧。”佳玉气闷,苦笑着摇头望天。刚才好友的悲伤与渴望她不是没有看见,只不过是好友不想让自己担心罢了。这个变态······

土宗休息室——

“啊~~~~~啊~~~~~好热······好痛······啊~~~~~好烫!”

听着室内传来的阵阵痛叫,从未想过会是这个结果的土宗众人心急不已。宗主更是在门口团团打转。

“我这就去杀了她!”说完,一名不耐烦的队员就要离开 。

“站住,你去干什么?!”宗主开口喝住了她。

“我要去杀了那窝贱人替队长报仇!”

“回来!”宗主大喝一声,走上前去,“杀了他们,你当那个万佳玉是病猫还是当三灵全是瞎子?!一个小小的学员就有如此实力,更何况他们还有老师和师祖。你去?你去送死还是要连累我们整个土宗步木宗他们的后尘?!你以为只有你一个人问宁儿担心吗?!”这个是她选定的女婿哇!

“难道就这样看着师兄痛苦下去,什么都不做吗?!”队员哭了,满是泪水的双目看着宗主。

“现在,也只有等医师的消息了。”宗主轻叹一声,看向那紧闭的大门。

“他不会一直痛苦下去的。”殷肖然如上场是那样披着紫色的斗篷走向他们。

“玉秋师祖?你来干什么?”宗主一眼就认出了这名叫他们查不到任何底细的强大而神秘的女人。

“不光你们查不着我,只要我自己不说,放眼大陆,恐怕很难有人或组织查到我的消息。我并不否认灵月医师的医术,毕竟那是很多人有目共睹的。不过,要救里面的那个人,他们还没那个能力。另外,······最好不要对我出手。”殷肖然面色一凝,一道不算太慢的剑影已经逼近了她的心口。

呼吸之间,剑光连闪,持剑冲击的队员就在惨叫声中飞了回来,四肢的腕处各有一道不深不浅的伤口。危险至极,却又恰到好处。而她拿来刺杀殷肖然的那把剑,竟不知何时落入了她身后那名墨袍男子的手中

“我说了,最好不要对我出手,特别是在我身边有人的时候。如果只是我一个人,我或许会和你晚上一会,他们可没有那个心思。不过这次耍得不错,每一道伤口都没伤及经络,不过要想完全愈合,凭土宗的本事还要花上几个月。”特别是这个曾被称为恶魔的家伙。殷肖然在心里暗自补充。

墨轩并不说话,只是甩手将剑丢到了里那个队员腿间不过半指地方,吓得她惊叫一声。

“喂喂喂,不带你这样欺负未成家儿童吧?”虽说在这边十二岁就算成年了。

“你一个圣级炼金士会在乎那柄利剑?”这是墨轩眼中的内容,“要不是你规定不准死残,他也不会这样好过。”敢对他的妻主动手,要是换了以前的他,早就把整个土宗碎尸万段了!

“好过?你确定一个体内被打入暗系灵气的伤者会好过?”殷肖然暗自抽抽嘴角,翻个白眼。

“你不是医毒双圣吗?”墨轩以同样的心语传音回应着她。

“你认为我有那个闲心吗?”虽说就她比呼吸还容易。

“那不就行了。”

“这小子的胆子是越来越大了。”这是殷肖然心中的结论。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