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异能女帝

只要有她在

  “啥?!土宗?!这是哪个高人抽的签哇。”得知自己学生下一场将要面对的对手,万佳玉很是无语的眉角抽搐。

“后面可能还要面对冰宗。”正对着镜子系斗篷带子的殷肖然闷闷地道。

“这个绝对是你所期盼的。在拍卖场上不就想见见他了吗?呜哇——”刚一说完,一柄巨型冰链嵌在了万佳玉身边的墙上,如果她没躲开的话······后果可想而知。

“多嘴。”殷肖然毫不动容,整了整斗篷之后戴上帽子,转生走向了入场通道。

“该走了,小兔崽子们。如果她连这种小招式都躲不过,就没必要再活在这世上了,以我挚友的身份。”因为那样只会给她带来灭顶之灾。殷肖然默默地看了一眼那尚未从生死边缘回过神来的万佳玉,冷哼一声走如通道。“但如今她躲过了,不是吗?”

江汉等人闻言一愣,“躲不过就没必要活在这世上了吗?就算是身为挚友。”

“有些事情你们现在还不明白,就算你们的家人是把你们当成大人来培养,没有真正经历风雨灾难,就只是温室里的花朵,就不会与我相同。物以类聚,人以群分,早在他们选择站在我身边那一刻起,就该有着这样的觉悟。不要分心,胜败的关键还是你们。”殷肖然并不回头,只是披着那艳紫色的斗篷走向出口。但那语气的沉重与怒气,还是被配有玉石的夜羽等人察觉出来了。就连神游太虚的万佳玉也是闻言一震,一概吵闹、财迷的默默地站在那里,看着自己的好友走向赛场。

“各位观众,各位来宾,现在让我们以热烈的掌声欢迎我们的新秀团队!”

“哦——玉秋!玉秋!玉秋!玉秋!”

“玉秋!玉秋!玉秋!”

“现在还在以他们的掌声与欢呼吗?”殷肖然披着斗篷,缓缓的跟着队伍走上赛台。

“切,一群狗眼看人低的家伙。就只知道看热闹和趋炎附势。”炎竹甚是不屑的撇了撇嘴。

“这也就是我现在的感受。以前我虚弱无能,就好比你们刚入场时的不屑与鄙视,而现在的我虽依旧神秘,但我那些不算是什么秘密的作为也足以让他们像现在的观众一样。而你们呢,最多不过是把他们当成茶余饭后的笑话罢了。看着曾经不屑与自己的人在自己的面前低头、为自己喝彩,这样的荣誉是什么都不可能替代的。而你们的舞台,也不会仅限于这个有限的赛台······”殷肖然微微一笑,对于炎竹的率直很是满意。

“而是无限的海洋与广阔的大陆。”段烟猛然醒悟的兴奋地道“:师祖放心!我们一定会加倍努力,就算不能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也要让自己无悔无愧!”

“说得对!”本还沉浸在肖然上场前的沉重与负担中的学生们信心满满的期待着下面的比赛。

“学无常师,无处不学。就算是到了我这个地位,也是一样。不过,我也不希望你们多么强大,只想让你们记住一句话·······”

“不论胜败,只求尽力。耶!呵呵呵呵~~”

看着再次打断自己说话的小兔崽子们,殷肖然并不生气,面带微笑的看着朝气蓬勃的,温和地目光中带着对于轻松和自由的羡慕。那是她失去,并不可能重拾的遗憾。

“我就知道,只要有小然儿在,这气氛就不可能差到哪去。”看着冰凌镜中的一图一画,月如夜闷闷地吃下了一枚新鲜的葡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