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异能女帝

又错了

  “现在又不怕住邦访问你要拍赔偿费了?”看看地上那摊灰粉,殷肖然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

“还不是被你这个损友气的!”一说完话,万佳玉立刻捂住双唇,扫视四周,确定没什么异常才松了口气。虽说她已极力的压制声音,但一个蓝天八星的耳力自然不差,更何况他还是一个顶尖杀手出身。

“别看了,只要你不太过火,他不会对你做什么。”看着好友那心惊胆战的样子,殷肖然有些想笑。

“他不做什么也够我去鬼门关走一圈了。”万佳玉瘫坐在地,丝毫不管自己的学生就在身边。

“师师师·······师祖就是这样过来的吗?”段烟预警未散的看着含笑的殷肖然,貌似刚才也就只有她安然无恙。

“你认为可能吗?”万佳玉无力地丢给学生一个白眼。

“物以类聚,人以群分。你们这个师祖是个全能的变态,她的夫郎自然不差。刚才那个家伙是在听力、速度和隐藏上,唯一一个可以与她勉强相较的变态。之前段烟听见他叫臭小子的那个是另一个唯一可以在元素和能力上与她匹敌的人。之于身份、势力什么的,恐怕很难找到与她勉强相较的。刚才你们也看到了吧?就算是我这样的挚友发出这种根本不可能成功的玩笑都是被否定的,你认为她平时有可能在刚才那样的环境中生活吗?”虽然说她确实经历过比那还要恐怖的环境。

“呃······确实没这种可能。”这种玩笑都允许,那平时哈不是捧在手心怕摔了,含在口中怕化了?!想到这里,段烟的嘴角就不禁抽搐。

“呵呵呵,胡思乱想可是不好的行为哟。”悄然无息,殷肖然就已来到了他的面前,笑呵呵的敲了一下她的脑袋。

“我哪有。明明就是师祖的夫郎太极致了。”段烟小嘴撅撅的揉着额头,但是只要先到刚才那个堪比罗刹的男人,就忍不住全身打颤。那绝对是她从未领教过的恐怖和绝望。

“没事的,都过去了。这次的意外,也可以说是对你们的一个锻炼毕竟只有见过极致,才会对同等类事物产生免疫。”看到满眼绝望的段烟,殷肖然的脸上露出心疼。伸臂将段烟拥入怀中,轻抚后脑,清纯的白光柔和而温暖,以至于段烟在他的怀中进入梦乡。

“就好比你对美色免疫一样。不过也只有在这个时候,你这家伙才像一个真正的母亲。”看着被好友放在沙发上的段烟,万佳玉有些后悔自己刚才的行为,虽然殷肖然说的也有几分道理。但她真的后悔了。

门外的闭目抱臂的墨轩睁开双目,看了看自己刚才捏碎苹果的大手,自己刚才是不是有点太过火了,他们都还只是一个处在学习阶段的小孩子。虽说自己也比他们大不了多少,但之间的差距显而易见,这次自己,又错了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