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异能女帝

那高大挺拔的身影2

  段烟笑笑,后退间,甩手将一根藤条的两端种入地下,凝力拉扯,完全就是一个简易的弹弓,而它所要发射的方向,正是土宗那坚实的花苞防御。

“炎竹,可以了,上来吧!”

“嗯!”炎竹轻应一声,点脚跃上,而就在她的踩在藤条中心的那一刻,段烟放手了。

火气凝聚,速如疾风。在场的老辈观众无不惊呼“这······这是组合技!”

不错,这就是殷肖然教给他们击败土宗的法门:以段烟木系灵力,加上炎竹火系的速度,再将全身心的热力凝聚一点,打入土墙。而那看似柔弱无力的拳头,就会成为这场胜败的关键!

挥拳直击,强大的灵力将她弹回。艳美的红色迅速蔓延,土黄的花苞很快就变成了艳丽的火苞。波动的红流与烫手的热力,孕育着这场比赛绝对的胜败。

“不好!中计了!快撤出防御!”看着那不能触碰,却还在升温的土墙,感受着空气中堪比烤箱的热力,萧宁顿时明白了对手的用心,也不得不为对方思虑得全面和周详而叹服,或者,这些都只是那个穿斗篷的一个人的计划。他们,输了。

轰——

一声震天的炸响,坚实的土墙彻底爆裂,烫皮的热力如海浪般四散开来,浓重的烟雾遮挡住了众人的视线。但是,还是能够看见一个挺拔、高大的身影站在中央,犹如一把大伞为身边队员遮风挡雨。

“走吧,比赛结束了。”凝视全场的殷肖然冷哼一声,转身走向了热浪冲天的赛台。“眼珠也应该体会到了暗劲的强大了吧?”

“啊,是。”脱力的炎竹闻言一愣,虽不知师祖为何要问这个,但她还是说出了自己的感受。

“下次注意点力量的大小,现在只是比赛,但到了外面,可没人会给你充足的休息时间,特别是敌人,他们巴不得你时时刻刻都处在这样的状态。”臭小子,土宗还真没把众任叫错人。回头看着那台上忙碌的医护人员,以及被抬走的队长萧宁,殷肖然露出了一个难得的,赞赏的笑容。

别人或许并不知道,但是有着全系和蓝天巅峰实力的她,可是将一切都看得清清楚楚。在爆炸的那一瞬间,是这小子挺身而出,用自己的力量和肉体替队员承受了那恐怖的爆炸,同时,也用不太纯熟的心语传音与她交谈“:你的确是个可怕的对手,但也是个难得导师。只可惜,我是队长,替队员遮风避雨是我的职责。抱歉,我不能接受你的留情,只希望您能绕过他们物质的过错。在此,也谢谢您的计划,让我知道了什么叫人外有人,就算是在同一辈分。”话音未落,爆炸就开始了,也就有了后来的那个高大、挺拔的身影。或许,他本身并不是这样,但这在那一刻给人的感觉,就是这样。

“然,要收了他吗?”

“你认为呢?刚才的一切你也没有落下吧,自己看着办。不过,我想一会先去看看他,就凭土宗那三脚猫还治不好他体内的暗劲。”

“一个人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