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异能女帝

真心到可以为了大局舍弃一切的爱2

  殷肖然淡淡的看了看好友,一脸“我就知道你会这么说”的表情。

“噗——开什么玩笑?!虽说她的夫郎不如你的强势、有名,但数量绝对可以让帝王低头,你别告诉我连个迹象都没有。”万佳玉闻言喷茶,想着秋菊那绝对的后宫,与寒梅那绝对的无敌,再想想自己那绝对的壮硕,平静的嘴角不禁抽搐。如果她没记错,她的后宫早在三朵淫花结识之前就已经有了,到现在少说也有几年了,在没有一点迹象她可真的要开刀验身了。

“加上你家那个,齐了。”殷肖然并不回答,如月的秀眉轻轻跳动。

边上一直品茶看戏的段烟差点呛着。

“去去去,怎么又扯到我家那个身上来了。再说了,要不是你把公认的几乎全包,她又在数量上让人低头,我也用不着找一个比牛还壮的。还有,你家那个醋坛子,今天可没在家静修,你也不怕被他听见有跟你闹?”万佳玉抽抽嘴角,她已记不清自己这是第几次“上门找抽”了,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在斗嘴这方面她们两个绝对占不到半分便宜。

“你也应该知道他是不是真的醋罐。”殷肖然并不生气,依旧淡然地看着从没赢过的自己的好友。

“行了行了,我输了,我错了总行了吧?!每次说话都是你赢,我们根本占不到半分便宜,亏我们还是好朋友,就不能让着点呀。”万佳玉的面部再次抽搐,有些不快的嘟了嘟嘴。

“按年龄和辈分算好像该是你们让着我吧?不过你在这个样子,我不介意去猪圈里找个和你搭伴的,一个人撅嘴太没劲了。呵呵呵呵~~~~”殷肖然眨眨眼睛,一脸诚恳地看着万佳玉。

“去。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手下的人已深入各处,当事人不知道的事你都能知道,快说说,求救那边是不是真的毫无迹象?她家那个老婆子对她如此放纵,还不是为了多几个膝下之欢,如今一点迹象都没有不是要急死了?”听着身后学生的低笑,看着眼前好友那“真诚”的眼神,万佳玉彻底放弃,进入正题。

“就差把她这个女儿换了。”想着与秋菊的对话,殷肖然不仅仰头心语:但愿她能明白我话中意思,这也是这个做朋友的能给与的最大帮助。毕竟这是归根究底还是他们自己家的家事哇。

“那她的日子一定很不好过。至少在她找到解决的办法前是这样。”想着好友在几苦逼的样子与处境,万佳玉很没良心的哈哈哈大笑。

“如果我说她不是没有,而是因为爱,不想去打扰她的生活呢?”看着哈哈大笑的万佳玉,殷肖然微微一笑,轻声说道。

“哈哈哈哈~~~怎么可能,能办到这一点的除了你家那几个······等一下!你什么意思?!难道秋菊不是没有,而是······”万佳玉猛然醒悟,一眨不眨的看着面前的淡定的肖然。

“反应还行,没有被‘玉’字同化。”殷肖然略带满意的点了点头,勾唇一笑。

“少来这套,我们现在说的可是秋菊好不好,别总有事没事的往我身上扯。快说说,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该说的都已经在昨夜告诉她了,只看她自己能否明白和醒悟。虽说他心里知道她这样做也是情非得已,但又有谁能真的含笑看着自己的妻主纳妾娶郎,云游各房。虽说他位居正夫,但又能保证有几个是对他真心信服。纵然是有妻主撑腰,担当看见新人在自己面前耀武扬威,何在遭到妻主训斥时,他又能怎么做?他或许是真的倦了、累了,但是谁有保证那些将眼睛放在这个位子上的人能一心为她?除非他自己继续坐下去才能放心。多郎多妾,便注定着多儿多女。那些新人不是傻子,若是有了,就算他再怎么低调、隐忍,也势必在孕育之时将尚未降世的他或她推到风口浪尖,也势必打乱他全心打理的安宁家庭,和她的生活。他,又能怎么办呢?”缓缓转头,水亮的眼眸中竟然多了几丝伤感的湿润。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