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异能女帝

又是一个出头鸟1

  “各位选手,各位嘉宾。经过昨日精彩的开幕式比赛后,选手们将进入激烈、紧张的预选淘汰赛,赛场上的对手是由灵越之巅的人进行监察,可确保公平。那么,下面我们将要迎来的是,玉秋学院对阵木宗学员队!大家都知道,木宗是以······”

“师祖,似乎那个光波折的记性只有一天啊。”段烟听着那对木宗的夸大和赞誉,嘴角抽搐。

“而且还特别欠扁。”炎竹按压着手指关节道。

“不过这样也并非坏事,并经本来我们的目的就是让他人轻视甚至忽略你们的存在,在决赛上给他们致命一击。如今主持人将对手夸大,难保那些爱慕虚荣的人不糊因此放松,好好玩吧,我们的时间很充裕。”殷肖然笑了笑,紫色斗篷下的眼眸观察着对面狂傲的木宗队伍,灵光闪过。

“可是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木宗是以橡胶椿为嫡系的主要本名植物。遇柔则柔,遇刚则刚,恐怕没那么好应付吧?”水系繁花级别的王靖渊低声沉思。

“你说的只是应对外来的攻击,但如果像毒一样是来自体内的呢?”殷肖然呵呵一笑,意有所指的挑了挑眉。

“下面有请双方选手上台做好准备。第一场预选淘汰赛即将开始”

“玉秋学院队长江寒敬请指教。”和昨天一样,江寒走在队首,以队长的身份向对方行礼。而作为全场关注的重点的殷肖然,依旧身披紫色斗篷,含笑不语的站在最后。

“哼!免了免了。真不知道是你们师傅头脑有问题,还是站在队后那个不敢以面目示人的小丑有毛病,居然收一个可以当自己娘的老女人做徒弟。该不会是亲娘离世心痛自残,被那个老女人久了才这样做的吧?哈哈哈哈~~~”少主穆擎烨狂傲的哈哈大笑。

“呃······师祖,这丫头的嘴似乎比璧竹国还毒哇。”段烟面皮抽搐,以手掩唇的低语道。

“所以他们的结果比水宗好哪去?”殷肖然感受到晶石传来的阵阵寒气,微微一笑。

“水宗?!什么意思?”

殷肖然并不回答,微微前移,淡然开口“:那少主大人昨夜是否有再添佳人呢?或者,应该说是冰美人。”

一听这话,穆擎烨的脑中立刻浮现出昨夜与墨轩的幅幅画面,面色极差,“你知道什么?!”

“少主大人想让我知道什么?买物残输,招妾被伤,还是比一个与自己差不多大的女子无视嘲讽呢?”殷肖然又是一笑,字字句句,无一不在加重着对方心中的怒火。

“死王八!你给我闭嘴!”一声暴喝,穆擎烨率众冲向了对面的众人。

“臭木头!不准侮辱我们师祖。”玉秋学院群起而攻,双方很快就交上了手。一心想要直扑肖然的擎烨更是被早有准备的段烟等人拦在了半路。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殷肖然含笑不动,而自己却无法前进半步。

“看来这回七宗真的该换血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