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异能女帝

有缘分

  “小轩轩,不赖嘛,要不是我在杀手这方面与你不相上下,又有这蓝天巅峰的级别,我还真感觉不到你的寒气。呵呵~~~”殷肖然身着雪色长裙,笑呵呵的看着默不作声的黑衣墨轩,

“······”墨轩并不说话,只是丢给妻主一个“还不是因为你”的眼神,慢丝条理的品着绿柳独有的绿柳青菖。

“现在虽说江寒表现出冰电双修,不过那种最简单的招式与微不可查的气息,还不足以盖过你在这两场上的突出。这次预选赛分为多个部分,在现在只要达到十个积分就可以在小组内出线。在你们之后是·······”夜羽笑了笑,介绍着接下来的比赛情况。

“你认为介绍这些对她来说有用吗?”月如夜不客气的给了他一个白眼。身为三灵八秀的主人,又有着第一自由杀手、毒兰香仙等身份和势力,就算她不太想知道,她那遍布大陆的消息线也足以在第一时间得到消息。

“只如今月黎、璧竹、木宗,几乎都已无心比赛。除了四大家族、冰宗以外,恐怕也没几个能让她放水。”司马朱玉噗呲一笑,水亮的眼睛打量着围桌而坐的七人。

“灵月的那几支队伍我是一定要看看。对了,玉秋下一个对手是谁?不是要有十个积分吗?”殷肖然看着对面一直含笑的夜羽,淡漠而无味。

“随时可以。不过要是按规矩来要等到决赛了。至于后面的对手。你看看这个。”说着,夜羽拿出了一份清晰分明的小组对战表,递给妻主。

“土宗?”殷肖然大略的翻看几眼,抬头问道,眉角有微微的跳动。她什么时候跟上七宗这么有缘分了?

“嗯。这次分组,冰、木、土三宗全在你们这一组。虽说木宗败了,不过只要能在淘汰赛中脱颖而出就没什么问题。”谈起木宗,夜羽含笑的眼目中就不禁闪过寒光。敢骂他的妻主,真当他们这些隐在的夫郎是吹的吗?

“恐怕没你说的那么容易。就凭小轩轩在他们那个少主体内种下的机关,也够他们受的。”殷肖然了然的一笑。

“你没种吗?”这是墨轩眼中的内容。

“彼此彼此。不过现在天色还早,我们出去玩玩怎么样?不然到了明天又要面对一堆黄土,很无聊诶。”殷肖然笑了笑,一脸沮丧的趴在桌上。这几天虽说看着自己的小徒孙们一天天进步也挺高兴,但每次面对的都是一群撑死繁花同辈后生,对于她这个大陆核心,实力、势力、头脑、心智皆是公认的变态而言,真的很郁闷诶。

“你哪次要出去被反对了?用得着这样沮丧吗?”司马朱玉低声轻笑。不知要是被她的信奉者看到会是什么表情。

“我喜欢,你管我?”殷肖然嘟嘟嘴,起身走向分部的后门。

“不从前门出去。”

“如果你想轰动花丛的话我没意见。还不跟上?”已经跨出一只脚的殷肖然没好气的丢了个白眼。走出分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