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异能女帝

真心到可以为了大局舍弃一切的爱1

  “我说过,你们的行动到此结束。 接下来,就品尝一下我的小徒孙们的厨艺吧?炎竹,别烤糊了,五六分熟的最好吃。”看着那不断冲击、挣扎的木宗队员,殷肖然微微一笑。

“师祖放心,回去后我可没少练火力。”炎竹大喜,素手一挥,汹汹的火焰出现在圈内。

“段烟,加点调料,我有点怀疑他们没洗澡,让靖渊协助。虽说清汤清水的也不错,不过还是加点调料的好一些。”殷肖然看到台下随时准备救援的高手,微微一笑。

“包在我们身上。靖渊,我们上!”早就被元素憋得要死的段烟岂会放过这个机会。霎时间火焰腾腾,花叶飞舞,清澈水流相融相合。而被封印在光壁之内的木宗团队更是饱受元素的折磨。

“快!快停手!木宗已经丧失战斗能力了!快停手!裁判!裁判!”广播室的裁判大吃一惊,惊恐的呼叫着场下的裁判。这木宗可是七宗之一,别说他一个小小的裁判得罪不起,就是璧竹国王也要礼让三分。

“急什么,反正这仇又算不到你的头上。只要不死不惨不就行了?江寒,送他们出炉。看着都觉得脏外人,好好的元素全被玷污了。”殷肖然不以为然的抠抠耳朵,挥指弹掉,一名想要救援的裁判中招出场。转身走向不要远处的台阶,对于场上的情景看都不看。

“师祖放心。”江寒颔首,若仔细观察,便可看出在裁判飞出赛场的那一刻,他的嘴角有些抽搐。

“收队!”话落甩手,冰雷齐至,剑光消散。虽说江寒他们是主动下台,但在那一刻,木宗已经全体失去了战斗能力,被封存在了冰块之中。

“下次还是找一个胸小一点的领队来报仇吧,璧竹国王。胸大无脑哇。”殷肖然背手而行,那低沉轻利的话语在寂静无声的赛场上尤为清晰,璧竹国王更是差点坐倒在地,面色惨白。

边上的夜羽六人低笑不语。就凭这点小计量也想瞒过和报复殷肖然,她也太小看这个大陆第一变态了吧?!

***********************

“哈哈,师祖,今天真是太过瘾了!虽说没有用上什么真功夫,不过那木宗的防御里也确实不赖。只可惜他们遇上的是甚至各种元素优劣与运用的师祖大人,不然这一战我们肯定把老底都抖出来,哈哈哈哈~~”回想着赛场上的视觉与心理上的刺激,一向沉稳的段烟哈哈大笑。

“不过就凭你最后那一句话,也够璧竹国王回去提心吊胆几个晚上的了。怎么样,在赛场与夫郎交流的结果如何?”万佳玉不以为意,毕竟跟殷肖然以前带给她的惊讶比起来,这些根本不值一提。

“只要不伤及百姓忠臣,我还是当我的甩手掌柜。”殷肖然毫不吃惊,默默的喝着手下送来的自酿美酒。

“哎哎哎,你不是规定不许喝酒吗,现在自己在这喝不怕被手下逮到哇。”

“秋菊来了。”殷肖然淡淡的看了她一眼,并不接话。

“她来了?!她来干什么,我可不记得比赛中有房事这一项。”佳玉一惊,对于这个不管世事,一心塑造**形象的好友的到来感到惊讶。但还是忍不住嬉笑几句。

“她娘催她来个种。”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