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异能女帝

没那可能1

  “呵呵呵,殷郡主说笑了,那不过是江湖朋友的赞赏罢了。哪有紫玉蝴蝶神秘、强大。如今老夫已然进入雪獒皇室,成为太女教师。昨日太女受伤而归,老夫感到那体内暗劲所运行的轨道,正是一只展翅蝴蝶。而被紫玉蝴蝶击杀之人,皆是外表毫无伤痕,悲伤现出一只如玉似生的紫色蝴蝶。”鹤翁呵呵一笑。但他心里知道,他在外准备了许久的说辞,在殷肖然那似笑非笑的眼神面前全然忘记,甚至一改精明的和盘托出。

“哦,知道的又有几个?”殷肖然轻摇着手中的红酒,眯目一笑。

“就老夫一个。老夫自知此事重大,所以并未告诉他人。殷郡主可以放心。”鹤翁一颤,那眸种快速闪过的寒光,令他胆战。这个殷琦郡主果然不简单。

“我不是殷琦郡主。准确点说,这是我最后一次已殷琦国人身份出面,懂了?”

“是,老夫明白。不过凡是中了大人暗劲的人,从来没有活过三天的,可她是······”不自觉的,鹤翁的额间泌出冷汗,言语中的变化人尽可察。

“她会是个列外,我也没必要用她去玷污我的名声。回去好好睡一觉,最好不要妄想用这个去做文章。”殷肖然打断了鹤翁的话语,转身坐到了边上的沙发之上。

“这是当然,老夫虽已退出江湖,但这点江湖规矩还是记得的。只是······女皇陛下听说贵队两战两捷,特派三皇子与六皇子这对兄弟前来祝贺。”看到对方一副理都不理的样子,鹤翁是既尴尬有为难。刚才殷肖然暴露好友级别,不仅仅是给她一个小教训,更是再告诉自己,一个徒弟辈的好友都有如此级别,她自己又岂会不如?他不过是一个小小的白雪巅峰,在别人面前或许还能充充老大,可在这两个人面前,他还不如一个蚂蚁呢!

“祝贺不派女的派男的,变态,目的不祥哇。”一个老三,一个老六,好像除了同父同母,根本八竿子打不着吧?

“你会连这个都想不通?”殷肖然淡淡的看了好友一眼,既不拒绝也不答应,弄得鹤翁不知该如何是好。

“看来女皇这次是真的有备而来,都这么长时间了居然还是不急不躁。不错不错。若是再让他们在外面等下去倒是我的不是了,让他们进来吧。我也好看看雪獒国国王都备了什么礼物。”良久之后,就在鹤翁觉得她不会说话时,殷肖然开口了。

“哎哎哎,老夫这就去,这就去。”鹤翁大喜,毕竟能得到对方的赞誉,对于有备而来的他们来说,无疑是一个不错的开头。

“雪獒国皇子,雪清羽(雪月合)见过肖然姑娘,万校长。”不过半刻,两名身着雪色衣袍的年轻男子走了进来。虽说二人有着三分相像,但那不同程度的成熟与高贵着实比过了在场的的男性,如果不是见过殷肖然的那几个夫郎,万佳玉的老毛病定然复发。那真是看你这就让人有“食欲”。

“先注意一下你的形象再想别的。”看着好友那花痴的样子,殷肖然不禁扶额轻叹。也不怕被学生看笑话。

“去去去,你可是对此免疫,也不想想你那几个都是什么人,一想起来就让人不快。”

“那我让他们嫁给你如何?”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